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连载>>>《车师遗恨》第十六章(高崇炳)
《车师遗恨》第十六章(高崇炳)
发表日期:2007/4/30 2:21:00 出处:原创 作者:高崇炳 发布人:tlf 已被访问 803
 
 

作者简介:

高崇炳,笔名高昌,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99届学员,担任文学创作班班长。甘肃省文学院一级签约作家。汉族,中共党员,四川南部人。一九四八年生,一九六六年参加工作。现为吐鲁番地区作家协会主席,《吐鲁番》杂志主编,吐鲁番地区文联副处级干部。出版和发表的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额敏王传奇》、散文集《丝路寻荫》、诗集《眺望二十一世纪》、《履痕》、《高昌诗选》、电视连续剧本《边城风云》、长篇历史纪实文学《汉代西域名将》、《唐代西域名将》等一百多万字。在国内获各项文学奖。在《诗人世界》、《中华讯报文学副刊》、《中国西部文学》、《新疆文艺界》、《新疆经济报》、《新疆作家》、《吐鲁番报》、《吐鲁番杂志》、《吐鲁番电视台》、《西部发展报》等全国、省、自治区和地区十余家报刊进行专题报道和评论,其名在新华社中心社人民网中国作家网文艺报文学报等全国二百多家媒体传播。其名录被加入多部大型辞书中。

一部跨越千年的传奇

一部西域厚重的历史

诠释古代文明的画卷

记录开疆拓土的伟迹

 

作品简介

本篇小说前不久刊登在《甘肃文学网》上,本篇小说已有节选部分约五千字于2007年3月22日登载在《西部发展报》中的《西部周末》第八版面中刊载。整个版面的上半部为该文,整个下半部则为当代著名诗人青年评论家钱刚的长篇评论。

长篇小说《车师遗恨》约有20万字,讲述的是发生在距今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代以西汉建国为开端、西汉初期统一西域,至设立西域都护,完成国土统一,民族融合的故事。

这篇小说如搬上银幕,不仅仅是再现了两千年前西域一带的历史面貌,更为精采的应是两千年前西域民族独具一格的风情特色。

应广大网友要求,并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将在本网站陆续刊登部分章节。欢迎广大网阅读并发表评论。

该部作品将由作家出版社在今年七月出版,与广大读者见面。

 
 
 
 
 

 

 
长 篇 小 说(选 载)

车 师 遗 恨

 作者:高  昌 

 

 

第十六章 郑吉发西域兵 四争车师

 

 地节二年(公元前68年)秋,卫司马郑吉和校尉司马熹一起商讨伐车师的事情。

郑吉 说:我们来渠梨屯田,今年由于风调雨顺,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庄稼获得了好收成,朝廷还嘉奖了我们,如今,秋收工作已结束,我决定趁此机会,举兵讨伐车师。

司马熹说:车师王乌贵自从娶了匈奴公主为妻后,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与匈奴勾结的越来越紧了,而对汉朝却采取阳奉阴违的策略,每次我汉使遭到袭击他都妄称不知,把责任推到匈奴人身上。

郑吉说:现在整个塔里木盆地周围城邦小国都依附了汉朝,只有车师仗着有匈奴人的支持,处处与汉朝作对,夺取车师,西域之路就畅通了。这一仗,非打不可。

司马熹说:我十分赞同你的观点,我们将西域各国兵聚集起来,再加上我们一千五百屯垦兵,夺取交河是十分的有把握。

郑吉说:好,我们立即召集西域各国的国王和兵马使开会,商量发兵之事。

司马熹说: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

郑吉点头同意。

司马熹立刻派人四处向各城邦国送信。

各城邦国王和带兵的将领都汇集到渠犁。

郑吉对大家说:今天,我们召集大家来,商量对付车师的问题,现如今,西域各国都已归依我汉朝,愿意与汉朝共进退,共存亡,然而,车师国王乌贵自从娶了匈奴公主后,态度大变,名义上保持中立,对匈奴和汉朝那一边都不得罪,但暗地里,唆使手下袭击东来西往的使者,抢夺他们的财物,弄的汉使不敢往乌孙,大宛等国去,乌孙,大宛等国也不愿让使节和商队与汉朝来往,皇上对此十分生气,朝廷传书到这里来,要我们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听听大家对此事的看法。

龟兹国王说:乌贵这个家伙就是两面派,早就应该收拾他了,如果卫司马发兵讨伐,我龟兹国愿发一千兵马,由卫司马统领。

于阗国王说:我同意龟兹国王的意见,车师不除,匈奴的势力就会南侵,如果讨伐车师我们愿调一千五百兵马,供卫司马调遣。西域各城邦国主见龟兹和于阗两国表态,愿出兵共同讨伐车师。有的出兵五百,有出兵八百,也有的愿出三百。郑吉心里盘算,西域各国兵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万人。

郑吉对大家说:既然大家一致同意对车师用兵,各位回去后,立即组织人马,在半个月之内,全部到渠犁聚集。各部人马的粮草供应由各自承担,大家看怎么样?

就这样定,龟兹国王说。

没问题,于阗国王说。

郑吉见会议的目的已经达到,十分高兴地说:好,大家快回去准备吧。各国国王和将领这才散去,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准备去了。

郑吉对司马熹说:你负责带领咱们的屯田兵一千五百人,作为此次讨伐的主力部队。

司马熹说,我马上安排攻城作战的准备工作。

郑吉说:把他们组织起来,按军队编制进行演练,各营的正副营长的人选一定要选配好。

司马熹说:你就放宽心吧,屯垦兵一定不会使你失望的。

郑吉说:多向地方征集一些马匹,最好全部都是骑兵。因为这里离交河城有七八百里地,如果用步兵,动作太迟缓,这次讨伐车师的战斗,全部用骑兵。

司马熹说:你说的对,我立刻安排人去各地征集马匹。

不出三天司马熹就征集到一千五百匹战马。屯田兵每人一匹马,在司马熹的带领下,进行马上作战的操练。

各国兵马也都按期赶到渠犁。

郑吉命司马熹率屯田兵先行,他自己率西域各国兵随后浩浩荡荡向交河城进发。

部队到达山国 (今托克逊)山国人听说要讨伐车师,也派人马加入。

从山国到交河,只有半天的路程,等大部队到达交河城时,天已经黑了。

郑吉让大家安营扎寨,并派出游动哨,观察城内动静和监视天山北路匈奴的动静。

本来在车师屯田的四千匈奴军队,早在汉朝对匈奴用兵时就撤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所以,交河城实际上只有乌贵的人马在哪里,而乌贵本人还没在交河,他还在石城(今奇台)休养。汉兵大队人马开到交河时,他们正在石城吃喝玩乐呢,根本就不知道交河发生的事情。

守卫交河城的兵马只有一千来人,见汉兵这么多人马来攻城,一个个心惊胆寒,再加上乌贵又不在交河城内,匈奴屯田兵已撤走,汉兵一万多人包围的交河城,实际上是一座孤城。

郑吉率领的人马到了交河,由于天色已晚,便传令各营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等大家吃饱喝足,美美地睡上一宿,等养足精神,来日再战。

部队以营为编制,在交河城的四周驻扎下来,各营故意点亮火把,显示汉军声威。汉军营寨里,火把通明,照得如同白昼,远远望去连营数里,尤为壮观,营寨里人欢马叫,十分热闹。

与此相对应,此时的交河城却死气沉沉,里面连灯也不敢点,怕汉军突然发动攻击。一夜担惊受怕,不敢入睡,

第二天,天一亮,郑吉的人马就吃过早饭,准备攻城。司马熹带领屯田兵攻击南门,郑吉率西域各国兵攻击东门。在一阵战鼓声中,郑吉指挥人马向交河城发起攻击。

司马熹手握一把大刀,挥舞着冲杀在前,他的身后是一百多敢死队员,一个个也都身背弓箭,手握大刀,奋勇争先,其余的人都列队在阵前,一个个张弓搭箭,向城内不停射箭,一支支利箭如飞蝗般飞向城头,城内守兵有的中箭从城头上摔到城外河沟里,有的被摔死,没死的还在哎呦哎呦地直叫唤。城内的守兵见城外的弓箭手十分厉害,一个个再也不敢伸头往外看,躲在墙角不敢动弹。

司马熹带头抢到城门口,他身后的一百多名勇士也聚到身后,他光着膀子,号召大家一起用力,推倒了城门,一路杀进城中,后续部队也陆续跟近杀入城中。

司马熹所到之处,守城兵立刻放下武器不再抵抗,司马熹率领人马一路杀到东门,东门守军顿时土崩瓦解。

司马熹让人打开东门,放郑吉他们入城,郑吉进城后,下命镇压敢于反抗的人。

城内各个角落,都布满了西域各国兵,等肃清城内守敌后,郑吉害怕西域各国兵擅用武力,抢劫城内百姓。

于是命令西域各国兵撤出城外,城内只留一千五百名屯田兵。

郑吉怕引起各国兵的不满,自己的营帐也撤到了城外。司马熹留在城内处理善后事宜。

司马熹不知道乌贵在石城,亲率亲兵在交河四处寻找乌贵的下落,都没有找到,最后还是从俘虏的败兵中得知,乌贵去了石城,这才罢休。

乌贵在石城去了,才免受这一场灾难,但他的家人没有去,郑吉司马熹便把乌贵的家人看守住,让她们只准在王府内活动。不许出王府半步。并派入把王府看守起来,外人一律不准进入王府。

郑吉又派人张贴 布告,告诉大家,乌贵勾结匈奴,与汉朝作对,他奉汉天子之命,率西域各国兵前来讨伐。目的是追究乌贵的责任,与车师国民无关。请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们的行动是受到保护的。

刚开始,交河城内见郑吉、司马熹率西域各国兵攻城,心里都十分害怕,担心攻破城池后进行烧杀抢掠,因为匈奴人每攻一座城池,都进行屠城,将城内所有的男人们都杀掉,女人抢走当老婆。他们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哪知道,郑吉却把部队调到城外,对城内居民秋毫无犯,还四处张贴布告,让大家这才安下心来。

有人感动地说:汉军就是好啊,不抢百姓。攻破城以后,立刻把部队撤出城外,要是匈奴人,绝对不是这个样,人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叙述着。

这时有人提议,既然大家都对汉军有好感,我们何不去慰问一下他们,行啊,我们都回家去,带上吃的,慰问他们去。人们听说后,都纷纷牵着牛羊,提着鸡鸭来到郑吉的大营。

郑吉披着战炮,出来与大家见面,他抱着双拳,弯腰向大家行礼后对大家说:吉这次统兵讨伐,惊扰了各位,在下向大家赔礼了。

一个长着满脸胡须的老人说:将军带兵有方,攻陷了交河城,对我们百姓秋毫无损,为了感谢将军,我们自愿来到这里,带上自家的东西,慰问部队,略表敬意。

郑吉说:大家日子并不富裕,东西还是拿回去吧,大家的心情在下心领了。

老人又说这些东西你们不收下,就是瞧不起我们。

是呀,要是匈奴人来了,他们总是逼着我们交这交哪,我们十分不情愿。给你们送东西,我们打心眼里喜欢,你们如果不收下,太让我们寒心啦。有一个中年妇女这样说。

是呀,那一年,匈奴人来到我们这里,又是抢东西,见到妇女就强暴,连未成年的女孩子都不放过,我们都恨死他们了,有一个男子气愤地说。

是呀,你们来了,我们今后不再受匈奴人糟踏了。人们纷纷诉说着匈奴人的罪恶,赞扬郑吉他们不侵害老百姓的好处。郑吉见到大家着急的样子,觉得再坚持下去,会引起大家的反感,就让手下人收下了乡亲们的礼物,大家这才满意而去。

郑吉攻陷交河城,并未抓到车师王乌贵,想到乌贵要从石城回到交河城,等了一个月,未见乌贵的影子。

这时,司马熹向郑吉报告,军中粮草快要耗尽,再加上气候转凉,部队驻扎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问他该怎么办?

郑吉便召集西域各军将领开会,商讨对策。

西域各部头领应邀来到郑吉的大帐。

郑吉居中坐在椅子上,他的两边坐着各部头领,司马熹坐在上前位置。

郑吉用目光扫视了大家一遍,然后不紧不慢地说:自率军攻陷交河城,距今已一月有余,眼下军中粮草已消耗得差不多了 ,天气转凉,给部队带来诸多不便,今天召集你们,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是走还是留在这里。大家各抒己见。

龟兹将军说:将军此次讨伐车师,我们攻破了车师王城,虽然没有捉到车师王乌贵,但已经取得了初步的胜利,乌贵还在石城,石城在天山以北,那里离匈奴很近。我们如果继续发兵,要穿越天山峡谷,再者,我们的粮草已经耗尽,无法再坚持。不如暂时撤回渠梨。等做好充分的准备,明年秋后再次北伐。

于阗将军说:龟兹将军说的有道理,当初,我们的计划是出兵交河,如今,我们已攻破了交河城,要不是乌贵躲在石城,我们讨伐的任务就会圆满完成,如今,乌贵还在石城,而我们军中粮草又剩下的不多了,乌贵躲在石城又不出来,与其在这里等下去,不如暂且收兵回渠梨,等明年秋收后,我们养精蓄锐,多带粮草,再发兵讨伐乌贵不迟。

西域各国领兵头领见龟兹,于阗两位将军都同意撤兵,他们也都随声随和。

将军,龟兹、于阗两位将军说的话很有理,咱们还是暂时收兵回去,准备来年再战,渠梨领兵头领随声附合道。

是呀,眼看天气渐冷,咱们来的时候,就没有带御寒的东西,不撤回去,这个冬天该怎么过?乌垒将军这样说道。

郑吉见西域各国将军头目都同意撤兵,便转过头来问司马熹,司马校尉,你的意见呢?

司马熹生得膀大腰圆,长着串脸胡,半寸长的胡须长满两腮。嘴唇和下巴上也都长满又浓又黑的胡须。头很大,两个眼睛又大又凶,怒目圆睁,看起来十分怕人,一看就是一员虎将,他性格直率,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他认准的事,谁也无法改变。但他对郑吉却佩服的五体投地。在关内,郑吉当侍郎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士兵,一次司马熹与人比武,他三拳两脚就把对手打爬在地下。郑吉见司马熹有一身好武艺,性格又特别豪爽,就与他结拜为兄弟,郑吉比司马熹年长两岁,所以,这以后就以兄弟相称。

这次率一千五百名免刑犯人到西域来屯田,郑吉就保举推荐了司马熹。当郑吉把这个想法告诉司马熹时,司马熹十分高兴,拍着胸脯对郑吉说:兄长去哪里,小弟也去哪里。

郑吉对他说:西域是个地荒人稀的蛮荒之地,那里又都是少数民族,风俗和内地大不一样,生活环境特别的艰苦,一般人都不愿意去。

司马熹说:兄长去得,我就能去得,再说,男子汉大丈夫,只要来到世上就要干一番事业,害怕什么。

最后,郑吉就向朝廷保举推荐了他,司马熹如愿以偿。所以说,郑吉和司马熹的关系非同一般。在司马熹看来,郑吉是一位文武全才,他读过不少书,特别佩服张骞的行动,张骞本来是一个普通人,应召做为汉朝的使节,首次出使西域,完成了朝廷交给他的任务,沟通了汉朝与西域的关系,这才是真正的智者勇者,张骞的行为之所以为万人敬仰,就是他有一种敢为人先的精神,才促使他战胜千难万险,成就伟业,郑吉一定要做张骞这样的人。

司马熹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他和郑吉交往,从他们言谈举止中,对张骞也有所了解,郑吉佩服张骞的行为,司马熹呢又佩服郑吉的行为。

这次司马熹跟随郑吉来到西域,在渠梨屯田,在郑吉的指挥安排下诸事进展的十分顺利,从中他更加体会到,跟着郑吉,他的确是跟对了人.从他那里,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只要听郑吉的话绝对没有错。

所以,刚才郑吉问他有什么看法时,他回答得十分干脆.这些话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听了,会产生一种错觉,他这个人一定是胸无点墨,办事毫无主见 ,其实,司马熹并不是这种人,只不过,在郑吉面前,他只能这样表态。

郑吉这才说:刚才大家的意见基本一致,就是暂时撤兵,待明年秋后再次举兵讨伐.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也只能这么办了。

话说车师王乌贵正在石城寻欢作乐时,忽然听到探子来报,说郑吉司马熹二人率领一万多人马,已经攻破了交河城.乌贵听到这个消息,一下惊呆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乌贵说:汉军攻破交河城,有没有进攻石城的企图,手下人都摇着头,表示不知道。

还是辅国公比较老练,赶快让人去打探汉军的消息,看他们是不是有进攻石城的企图。

乌贵听了辅国公的话,点点头说:,赶快去打探汉军的消息,随时报告。

探子领命,率领一小队人马,出石城朝天山峡谷而去,他们准备穿过天山峡谷 ,到交河城北,窥视汉军的动静。

这边,郑吉和司马熹正准备率大队人马撤回渠梨,交河城居民见郑吉他们要走,都相互招呼着前来军营相送。

还是那位当初慰问郑吉的老人 ,他对郑吉说:将军此番撤军,我知道是不得已而为之,可是,乡亲们都舍不得你们走啊.这些年,咱们让匈奴人和乌贵他们整的太苦了。

是呀,你们能不能不走啊,有人附和老人的话说。

郑吉深情地看了看大家,然后对老人说:老人家,说实话,我们也不想走,舍不得离开你们啊,可是不行啊,你看,我们这么多的人马,要吃要喝,再说,我们来时,也没准备过冬的东西,我们这是暂时撤兵,明年我们还会回来的。

老人说:那你们一路要走好啊!

你们明年一定要来啊,不少人争着说这话。

郑吉对大家说:请大家相信我们,明年我们一定回来。

大部队开始行动了,大队人马开始撤离,等人马走得差不多了,郑吉,司马熹才跨上战马,与大家挥手告别。

乡亲们一直等到郑吉,司马熹他们走远了,还舍不得离开。大队人马翻过交河城旁边的山梁,相送的乡亲们也来到山下,往山上爬,他们爬在山头上,看见大队朝远方移动,直到看不见为止,这才回返。

乌贵从石城派来的探子,看见郑吉,司马熹的大队人马撤走后,这才赶回石城向乌贵报告.

探子对乌贵报告:王爷,汉军已撤出交河城,回渠梨去了。乌贵听了,心中的那块石头才落了地,他说:是真的吗?

探子回答:真的,我们亲眼看着他们离开的。

乌贵说:谢天谢地,终于躲过这一劫。

辅国公说:汉军从渠梨来,这些人大部分是西域人,他们十分恋家,等不了多长时间就往家里跑。真正难对付的是郑吉,司马熹他们那一千五百名屯田兵,这些人,本来就是罪犯,汉朝皇帝对他们说,谁要肯到西域来,就可以免除罪行,这些人个个膘悍的很,都是亡命之徒,打起仗来都不怕死。因为他们如果立了功,汉朝给他们封赏。他们为了早点返回故乡,干活十分卖力,打起仗来都肯拼命。

乌贵听了,点头表示同意。

从此,乌贵便在石城往下,不再回交河。他知道,汉军攻陷交河城之后,那里的居民因匈奴对他们压迫的太厉害,他们都十分痛恨匈奴人。他如果回去,肯定会遭到百姓们的反对。因为他自从娶了匈奴公主后,他就和匈奴连在一起,老百姓痛恨匈奴人有多深,就对他痛恨有多深。所以,他不敢回交河城。

汉军从交河城撤走后,乌贵同他的属下仍呆在石城,未返回交河。

匈奴右贤王此时也未过问乌贵和车师国的事务。

交河城暂时处于一个无人管理的时期。

  

 

欢迎光临流韵年华网站

 

http://tlf.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shitou88
(2007/5/16 11:56:00)

那时候有那么多的城吗?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