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连载>>>六月的凋零
六月的凋零
发表日期:2007/6/1 20:27:00 出处:未知 作者:失魂雨 发布人:xiaoshiyi2 已被访问 610

结果我不负众望地拿了街舞大赛的第一名,这立刻使我名动全校。这下好了,每个人都知道了高一(6)班有个傅司昂,街舞跳得超好。不过这在当时还只是一个传言,因为我们比赛的时候除了参赛者和评委,没有外人看到。我还以为这不会怎样最多也就是在学校小传一下,但哪知学校却出人意料地决定让前三名在全校表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丁维更是笑得前俯后仰,说我这下可真要出名了。我脸一沉,双手掐了过去,走廊上立刻传来“嗷,嗷”的惨叫声。
表演那天我记得跳的是一套Poppin,我想动作还是越简单越好,要是我再拿段Breaking出来,那我可就真麻烦了。结果哪知就是这样一段简单的机械舞,也让我成为了学校的舞王,从那以后的几个月内,每到下课,高一(6)班的教室门外便围了许多小女生,要我跳舞给她们看,弄得我一天到晚就没消停过。我记得当时我还挺郁闷的,我问丁维:“那天第二、第三名表演的时候可都跳Breaking,怎么他们没人围啊?”丁维听了先是笑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用一种深沉的语气说:“这就叫起步不同,再怎么掩饰也是掩饰不住的。”一副大尾巴狼的神情。对他,我只能翻白眼了。
这已是三年前的事了,三年后的今天,物是人非。想到这儿,我还是挺伤感的。这一分开,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那天我们玩到凌晨一点才散,可丁维却还不想回家,拉着几个要好的说:“我们到哪儿去续摊吧。”
这句话立刻引来了许多人的响应,我心里“嗷——”的一声惨叫,这下不能回家睡觉了。于是我、丁维、清玄、沈霜七还有肖小月一起留了下来。
由于酒意未醒的缘故,我们几个在一公园里找了张石椅坐了下来。我和丁维、清玄坐在一起,小七靠在小月的身上,似乎有点睡意了。
 沉默了半晌,丁维终于开口了:“这就毕业了,大家可都要各奔东西了。你们都填的哪些学校呀?”
 清玄最先说,且带着有些自豪的语气:“我已收到北大的录取通知书了。”
 丁维说:“知道你小子厉害,也用不着在我们面前显摆吧。”
 清玄笑了笑没理他,却转过头来问我:“司昂,你考的哪里啊?”
 我停了好像三秒钟,然后吐出两个字:“香港。”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丁维说道:“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呢?要去这么远呀!”
 一直都没说话的小七突然开口了:“是香港大学吧,要去多久呢?”
 我顿了一顿,略带伤感地说道:“其实我只是要那个学校的资格,然后直接去英国。”
 “啊——”所有的人又都吃了一惊,清玄说道:“英国呀,那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哦,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说:“不知道啊,可能这次去了就不回来了吧。”
 丁维用手捅了我一下,向我吼道:“我操,你小子有没有搞错了,撂下一帮人在这儿,自己却跑去了英国,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看得出来,他确实是伤心了。他从小便认识我,已是十多年的朋友了,如今说分开就分开了,而且还隔了山又隔水。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转过了身体,因为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眼中的泪水。
 ……
 一下子所有人都沉默了。
 午夜,空中忽然起了大团大团的雾,气温开始下降,周围闷热的暑气开始渐渐散去。大团大团的水汽带着点点寒意聚集起来,寒气逼人。大家似乎都睡着了,唯独剩下我一人站在石椅旁。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脸一点点地陌生下去,不知道几年,十几年后再见面时,大家还会和现在般彼此熟悉吗?你们还会记得当初的那个我吗?我似乎觉得有些冷了,以前听长辈们说过,午夜的时候会有一大群一大群的冤魂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大团一大团的白雾,我想现在这里应该有很多的冤魂吧。这样想着便越发觉得冷了。于是我便靠着颜叙坐下,一瞬间,我似乎又回到了高一,那个无忧无虑的时代,和颜叙一起穿行在校园内,留下一个个孤独的背影。想着想着,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像是做了个梦,梦里所有人都在笑着,脸上荡漾着光亮的幸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大家分手,各自回家。
 
 很多年以后,我穿行在长满香樟的英国街道上,两旁是写着英文的广告牌,路边的人在低声地说着什么,那时我便会想到今天我们在外彼此依靠着过了一夜。每次想到这儿我都会忍不住掉下眼泪。丁维,清玄,不知道你们过得还好吗?丁维,你还会像以前一样喜欢逗女孩子吗?你是否还会像当年那般一副永远长不大的样子?没有我的日子,你会孤单吗?我真的好想念你们。如今又是六月了,英国的街道已长满了香樟,不知你们那儿已是什么样了。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回到过去,回到那无忧无虑的高中生活。
 2006年
 傅司昂
 
 第一章    完


有的人或许你从没见过,但当你们见面时会有一种相识了几百年一样的感觉,这正如有的地方你并没有去过,但当你真正踏上那块土地时,你会觉得自己几年前,几十年前,甚至是在超越自己的年龄的基础上,曾来过这里,甚至每个街头,每个角落都有着你的脚印。这便是关于前世的残存的记忆,我对丁维便残留了这种关于前世的记忆,从我们见面的第一天起,就有了一种相识百年的感觉,于是他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与他同在一所小学,之后相约考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然后进同一家公司工作。然后我们果然考上了同一所初中,之后又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其实应该说是同时保送进了那所高中,这是我们上天注定的缘分,不可能分开。我从小到大就他这么一个朋友,因为我从小就自闭,一脸冷漠,眼神深邃得无可捉摸,丁维经常说我冷漠得像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一个自己独有的世界而我总是在他说完之后拿白眼翻他,他却一脸无辜,犹如一只大尾巴狼。可谁又曾想到这样一只大尾巴狼却跟我一起保送进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南开一中。
开学的那天我与丁维一同骑车去学校。这已是多年来的惯例,他每天早上都会骑车到我家楼下等我,然后,我们便一起去学校。
这小子总是跟我学,一到夏天便是一身白色的T恤配上一条白色的牛仔裤,双耳塞着耳机,耳朵里是震耳欲聋的摇滚。平克•弗洛伊德、林肯公园,CD机一天到晚似乎就没停过。
到学校的时候仿佛还有点早,教室里的人不太多,且各自都三五成群地低声聊着什么。我们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的人抬头望了我们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聊天。这让丁维有些受不了,因为他从未尝试过被人当空气的滋味,他觉得他走到哪儿都应该是焦点。我继续拿白眼翻他,“你自我感觉不要这么良好行不行啊?用句通俗点的话讲,你这就叫自恋。”他没理我,继续在那儿悲春伤秋,我也懒得理他,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而丁维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不久,清玄便走进了教室,清玄是我初中时的同学,想不到他这次也考进了南开一中,而且还在同一个班。他显然也看到了我和丁维,他笑着向我们打招呼,我也向他笑了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此时,一个跪在我左手边凳子上的女生回过头来望了我一眼,然后又立刻回过头去。丁维看得呆了,随后一个劲地对我说:“好漂亮的女孩子啊!”声音充满了惊喜,仿佛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我不得不又保持白眼翻他,并送给他了两个字:“花痴!”他却无所谓。
我当时便想:“我怎么认识了这么一个花痴朋友,并且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上帝真是不公平啊!“

可我却哪知,那女孩儿后来成为了我最在乎的人。为了她,我第一次在外喝醉了酒,第一次在丁维面前哭了一个小时。那一刻连丁维都被我哭得不知所措。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憎恨自己的性格,为何是如此的自闭。
 2004年
 傅司昂

之后我听说一会儿有个开学典礼。所有学校的开学典礼都是无聊的,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几千人挤在升旗台前的一小块空地上,主席台上人来人往,大家都在忙碌着,铺好桌布,再放好鲜花。
千篇一律的演讲,时常听得我胃痛。
这不,主席台上校长板着一张脸,口中不高不低的声调,像是在念着悼词,台下这几千人如同是在参加一场追悼会一般,悼念着某位英年早逝的英雄,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这使得我异常的不舒服。丁维似乎也有这种感觉,他坐在我旁边皱着眉头,偏偏老师又不准我们在这时候听CD,于是这时间也就变得异常难熬。
而这校长在主席台上还越发的得意且还越来越文绉绉起来,这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想冲上去灭了他的冲动,解救这几千无辜群众。我想,我的行为在众人心目中,一定是除害英雄……
一个多小时的开学典礼大会,似乎变得有如一百年般的漫长,好不容易才熬到演讲结束,接着我便听到了全场一阵如释重负般的嘘声,看来如果他再讲下去,便真会有人冲上去将他灭了。
在搬凳子回教室的时候我又见到了刚才那个女孩子,不过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知道她姓什么,我和她还没说过一句话,不过很快我们就有了第一次对话,一次简单得似乎有些过分,却又让我记忆深刻的对话。
在上楼的时候,因为她与身旁的同学边说话边走路,结果不小心她手上提着的凳子撞了我一下,撞得不重,却撞在我的脚踝上,立刻疼得我说不出话来。如果这要撞在丁维身上我想他恐怕早就龇牙咧嘴了。她立刻转过头来对我说对不起。我强忍着痛,咧嘴对她笑笑,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丁维向我抛来了一个很有“内涵”的笑容,虽然没说话,但我却明白他要说什么,要不是我腾不出两只手来,否则早向他掐过去了。我跟他从认识的那天起便开始打,一直打到现在但我俩的关系却越来越好。
午休的时候我们没有去食堂,丁维非拉着我去KFC。我摇摇头,叹息着说:“都这么大人了,还吃这个,难怪说你是十六岁的身高却只有六岁的心智。”他却丝毫无所谓,并还带着一副“你爱咋说就咋说,我就这么着”的表情。真是拿他没办法。
一路上我一直想着那女孩,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似乎都那么的与众不同。这是我第一次对女孩子有了这种感觉,不过却因为丁维的捣乱,弄得我还未来得及问她叫什么名字。这样想着,一路上也就没和丁维说话,偶尔他对我说些我也没听清楚的事,我就“嗯”、“啊”地应付他,有时候边这两声“嗯”、“啊”也没有,整个当他是空气。不过这么多年来,他也早就习惯了。
走着走着,丁维突然说了一句“喂,司昂,你觉得那女孩怎样啊?”
“啊?你说什么?”我被他打断了思考。
丁维站在原地愣了两秒,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傅司昂,你真的要打人了!”
“切。”从牙缝中蹦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他无奈,不得不又重复一遍:“我说你觉得那女孩怎么样啊?”
“啊?哪个女孩?”我没弄懂他的宾语是谁。
他瞪了我一眼,说道:“你怎么那么迟钝啊?就是撞你的那个女孩。”
我说道:“哦,她呀,嗯,挺不错的,看上去挺纯洁的,也挺单纯的样子。”
丁维有些吃惊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司昂,还从来没听你这样评价过一个女孩。怎么,喜欢上人家了吧?”
我对他翻了一个白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花痴一个,看到美女就想娶回家。”

司昂,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好孤单,总是觉得你需要人来守护,所以我才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无论何时,只要有我陪着你,便觉得你不会孤单。因为我一直坚信,两个人一起无聊应该就不那么无聊了吧。可是到了后来,我才觉得你需要别人照顾。那天看着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我真的好难受。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你并不是真的自闭,你的心中也存在着爱,你也会为了爱而流泪。我以前总是固执地认为,你是生活在一个与别人不同的世界,其实你一直都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只是你活在这个世界的边缘。
 2005年
 丁维


                                                                                      未完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628
(2007/6/22 2:03:00)

作者辛苦了,向作者问好!


xiaoshiyi2
(2007/6/2 12:27:00)

谢谢你们的评价


天堂鸟
(2007/6/1 22:12:00)

好感动人的生活啊,读了这些,我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代,想起那时的人和事,作者,油啊,多写


流韵年华
(2007/6/1 22:09:00) [121.46.92.]

高中时期,人生最重要的美丽阶段,不要忘记,让这段生活永远感动自己。很好的文章,欣赏了!向作者问好!

 发表评论:共有 4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