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连载>>>六月的凋零
六月的凋零
发表日期:2007/6/2 12:30:00 出处:未知 作者:失魂雨 发布人:xiaoshiyi2 已被访问 641

    下午回到学校,班主任给我们安排座位,丁维被安排在我旁边。然而,像是上帝长了眼睛似的,那个女生竟被安排坐在我的前面。那天,她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走到我面前,对我笑了笑,大方说道:“你好,我叫肖小月。”
 我先是一愣,然后毫无表情且语气低沉地说:“我叫傅司昂。”
 
    简短的一句自我介绍,没想到,她却从此如同刻在了我心中一般。很多年后的今天,我走在英国的街道上,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她,然后心中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楚。小月,你知道吗?直到今日,我依然无法忘记你。
                                                                                         2006年
                                                                                          傅司昂
 
   丁维看着我,一脸嫉妒的表情,上午的时候受了一次冷落,下午又受一次,一天之内连被冷落两次,看来他“今天的黄历”上写着“诸事不利”四个字吧。
    也难怪他会这样了,其实他有着一张甚至比女孩还精致的脸,又能画得一手好画,以前总是有好多女孩子找他搭讪的,所以他被我说成“一天到晚生活胭脂堆里”,不过今天倒是例外了。后来他向我抱怨:“看来连上帝都开始嫉妒我了。”我说:“你是自作多情,现在连孔雀都懒得开屏了。”我丢过去的这句话让他郁闷了半天。
    初中的时候便是这样,只要是我不想听的课便扒在桌上睡觉,不过即使是这样,我的成绩依旧是年级第一,这让那些一天到晚拼命学习却还是排在我后面的人很是惊讶,同样也倍感郁闷。于是丁维便总是说:“我以前听人说上帝造人是公平的,可你却成了个例外,原来上帝也有偏心的时候。唉,上帝真是太眷顾你了。”
    我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从小到大我确实没在学习上花太多功夫,但能超过我的人也确实不多,这让很多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样想着,我便扒在桌子上睡着了。丁维叫我的时候班主任的话已经讲完了,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讲话的,也不知道她是何时讲完的。丁维叫我收拾书包该回家了,这一天便这样结束,这结束也宣布了我的高中生活正式开始。
    经过了一个暑假的清闲,我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南开一中不愧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它能创造出如此的生源和如此的升学率和它的魔鬼般地训练是绝对分不开的。双休日变成了单休日不说,每天的作业多得可以将人压死,每天晚上还必须得上晚自习,这使我如同生活在了地狱里。我还经常产生错觉:我真的是高一的学生吗?我怎么觉得我像是提前进入了高三。而丁维总是忧心忡忡地对我说:“高一已是如此,高三可想而知。”
    不过我倒是还好,每天上课该睡觉时还是睡觉,而考试也总是该拿第一也还是拿第一,但唯独一星期只休息一天这让我有点受不了。这才高一,有必要抓这么紧吗?我总是情不自禁地这样想到。
    渐渐地,老师不再管我上课睡觉的问题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即使我再怎么睡,也影响不到我的成绩,这让我的胆子逐渐大起来,开始拉着丁维逃课。不过对于丁维老师也是不会说什么的,因为他的成绩也是属于好得让人嫉妒的那种。
    学校的后面有一块长满青草的山坡,我和丁维便经常逃课到这里,也不做什么,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这儿,一躺就是一下午。有时候丁维会把他的画板带来写生,而有时候我便会教丁维跳一两段舞,这样时间便过得异常的快,所以说快乐很快,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错。
 
    丁维,三年了,不知你是否还记得那块草地,那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脚印,那里有着我们三年的回忆。如今你还会回到那里吗?还在回忆着当年的种种事迹吗?你是否还是和当初一般,固执地不肯原谅我。丁维,你知道吗,在我登上飞机的时候,心中是如何的难过,因为你的那句“不会原谅我”总是回荡在我的耳边,让我一痛三四年。
                                                                                      2006年
                                                                                       傅司昂
 
   这样睡觉、逃课,一晃就是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丁维叙依旧像以前一样,喜欢逗女孩子玩,而那些学姐学妹们也总是缠着他要他请喝可乐、吃零食。不过他是富贵人家的子弟,自然也就不会在乎这点小钱,所以他总是请得不亦乐乎,且乐此不疲。但让他郁闷的是,他请了这么多的女孩子,却没找到一个女朋友,于是他便时常向我抱怨:“上帝真是不公啊!”我呢,也就总是拿白眼翻他。
 
    司昂,你知道吗?每次有女孩找我要做我女朋友时,我都会拒绝。因为我始终都放不下你,我总是觉得你需要别人的照顾,因为你真的很孤单。就如我以前所认为的,两个人一起无聊就不无聊了吧。我总是固执地这样认为。就因为这样,我才一直不肯和女孩子交往,我不愿让你一个人孤单,即使要孤单我也会陪着你一起孤单。所以在找到能够将你托付的人之前,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2003年
                                                                                        丁维
 
    或许是因为坐得近的缘故吧,那个叫肖小月的女孩子渐渐跟我们熟悉了,于是丁维也时常和她开些玩笑。
   “嘿,化学又只考了70分呀。唉,看来你真不适合学理科。”化学卷子发下来时,丁维总会这么对小月说,还拿着自己90多分的卷子晃来晃去,常常说得小月两眼结冰,但又无可奈何,因为丁维的成绩确实是她无法相比的。然后丁维便会十分得意地笑,笑得异常奸诈。我坐在旁边冷眼旁观,等丁维笑够了就拿出自己的卷子,放在他卷子旁边,冷冷地看着他。而这时,丁维便会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再也笑不出来了,并且还会用一种“想和我拼命”的眼神盯着我。可我却不会怕他,每次打架被打得“嗷、嗷”乱叫似乎总是他吧。

                                                                                       未完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996
(2007/6/3 1:41:00)

我也发现了,会玩的学生成绩还总是很好,奇怪!


百谷幽兰
(2007/6/2 16:59:00)

呵呵,今天我是第一个读者,很有意思的高中生活啊!

 发表评论:共有 2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