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连载>>>六月的凋零
六月的凋零
发表日期:2007/6/9 14:21:00 出处:未知 作者:失魂雨 发布人:xiaoshiyi2 已被访问 688
     之后我开始帮小月补习化学,每天下午放学后,便会给她讲一些她弄不太懂的习题,然后给她分析卷子上的错题。
    “你的笔记记得太乱了,这样怎么能复习好?”我翻着她的笔记,皱着眉头。她的笔记虽记得全完整,但要点却很散,我拿出自己的笔记本,递给她:“你拿我的回去重新抄一遍吧。”
 
    司昂,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的笔记本时,我真的很吃惊。因为我每次在上课时间回头看你,你不是在睡觉便是在发呆,但这本笔记却又如此真实地呈现在我面前,我甚至有时候都在怀疑,你是否是活在凡世的一个神,否则你的一切由为何都是那么的出乎意料。原来造物神在创造人类也有偏心的时候,你应该便是他偏心的产物吧。于是我常常想着:上帝,你确定你没有睡着吗?
                                                                                        2003年
                                                                                        肖小月
 
   小月的理科一直都不那么好。不管是物理,还是化学,抑或是学了十几年的数学,她都是处在及格边缘。我想可能是女孩子到了高中理科都不怎么好吧。我这样想着,于是每天下午都会帮她补理科。这便使得丁维很受不了,总是向我报怨说我冷落了他。常常逗得小月在旁边咯咯咯地笑,而我便冷冷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丁维常常被我看得不寒而栗,每当这时他便会乖乖地走开,在一旁坐下,安静地等着我。
    我就这样帮她补习了一个学期,想不到她竟会在期末考试时总分超过了丁维30分,这使得丁维整整郁闷了一个星期。
    不过放假的心情总是好的,虽然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总比一天到晚闷在学校里要好受得多。
    春节的时候我姐从上海回来了,这让我很高兴。在我的家族中我有几个姐姐,但我却总是固执地认为她是唯一有资格被我称作姐姐的人,直到现在我都还是这么认为。除了这个姐姐外我还有个弟弟叫少天齐,跟我关系也特好。他是我舅舅的儿子,比我低一个年级。
    所以我时常想:“其实我并不孤独,除了有丁维这么一个好朋友外,我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他们是我今生最好的朋友和亲人,只要有他们在我便永远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姐,你在天上生活得还好吗?以前我听人说,人死后灵魂会在云后面注视着下面那个他(她)生前最疼爱的人。姐,那你呢?是否也是在天上注视着我?如果是,为何每当我抬头仰望蓝天的时候总是望不到你的身影?姐,我真的很想念你。如今我走在英国的街道上,还是会不时地抬头仰望天空,寻找着那个我曾经最熟悉的身影。姐,希望你在天上不会感到孤独。
                                                                                          2006年
                                                                                          傅司昂
 
    我姐是死于一场车祸。她出事那天是我高一下半期开学的第一天,她说她要到学校来看我,然后便在途中发生了意外。
    送葬那天,我请了一天假,因为我想看姐姐最后一眼。我看着她被送进火化炉,然后有一缕青烟升上天空。“姐,你会上天国吗?小的时候长辈们总是对我说善良的人死后会升入天国。姐,你是这么的好,这么的善良,一定会升上天国的!几十年后,你一定要在天国门口等着我!”
    葬礼上我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台阶上,看着泥土一点一点地将她掩埋。
    后来,丁维也来了,我听到他在轻声地叫我:“司昂。”
 
    丁维,你知道吗?你的出现真的让我很感动。你总是在我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出现在我身旁,不断地鼓励我,使我能够重新振作。以前我总是认为你是上帝赐予我的一个天使,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庆幸此生能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丁维,谢谢你!
 
                                                                                         2004年
                                                                                         傅司昂
 
    那天丁维一直陪着我,一句话也没说,在其他人都走后,我们依然留在那里。
    我对丁维说:“丁维,你知道吗?我失去了我惟一的一个姐姐。”
    丁维说:“司昂,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她对你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所以我才知道你会很伤心,所以我今天才会来的。”
    我抬起头看着丁维,他一脸的忧伤,我说:“丁维,其实我一直都很想谢谢你,谢谢你陪伴了我这么多年。只是在今天请你让我单独陪我姐姐一天。”
    丁维看着我,点了点头便起身走了。
    我在墓旁陪了我姐一个晚上,刹那间,所有的悲伤都化作泪水一涌而出。那天晚上我对我姐说了很多,然后便一直地哭,后来竟靠在墓碑上瞅着了。
    第二天我去学校的时候依旧没能走出悲痛,于是我变得更加的孤独。
    丁维总是很心痛地看着我,他对我说要重新振作起来,我要走的路还很长。逝者已矣,我的姐姐她也一定不希望我这样的。
    我对他说:“丁维,其实你不用安慰我的。我想明天一切都会恢复原状的,只是今天,请让我孤独一天。”
    真的只是孤独一天吗?还是一年,抑或是一生。
                                                                                              第二章完
 
    开学时我便听说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好像是从外省来的,大概是从北京来的吧,这几天一直传得沸沸扬扬的。
尤其是丁维,显得格外的兴奋。不知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这次转来的是一个靓女。于是他便一天到晚处于亢奋状态中,期待着那女生的出现。
    一星期后,果然来了一位新同学。她站在讲台上,说了一句话:“我叫沈霜七。”然后便径直走到了她的座位上。
   我转过头去看丁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呆若木鸡,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嘴里蹦出两个字:“美女!”“果然还是个花痴。”我这样想到,然后转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他。
   在听到小七的自我介绍时,我便以为她是一个和我一样有点自闭的人,可是到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她其实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子,有很多的朋友,并且每天还能认识很多新的朋友。她能和一个认识不到两分钟的陌生人嘻笑打闹,彼此如同认识了几百年一样的熟悉。对于这点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我和一个陌生人说话,我倒宁愿去做一道五星级的理科题,就算是做不出来也好,我一直都认为和陌生人说话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从小到大我也就丁维这么一个朋友。
    这点丁维和我可不一样,我虽是他最好的朋友,但却不是他惟一的朋友,至少他有许多的异性朋友,所以他每天才可以请许多的女孩子喝可乐,而我,是想请却没对象。但沈霜七的社交比却丁维还要可怕,这才是她来学校的第二天,整个学校至少是整个年级便已有一半的人成为了她的朋友。丁维听到这个消息时可是愣了好半天才从嘴里蹦出了一句话:“她可真是个社交狂。”而我则早已是呆住了,基本丧失了语言能力。
    不过这也难怪,小七确实挺讨人喜欢的,人长得漂亮,又很温柔,很多人都很喜欢她,当然,在这很多人里面也包括了丁维,他从小就是个花痴,现在认识了这样一个人,还不让他流一地的口水。
    听到我这样的评价,丁维的脸一下子变得很讨打,他凑过来对我嘻皮笑脸地说:“傅司昂,你是在嫉妒我吧,嫉妒我是小七最好的朋友。傅司昂,告诉你,这种事可是嫉妒不来的哦!”
    我一个白眼翻过去:“少臭美了,还最好的朋友呢?也不知道害臊。还有,什么叫这种事是嫉妒不来的?我会嫉妒你这花痴?”
    “傅司昂,你这可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杀了我吧。”
    “……”
    时间便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丁维叙依旧每天请很多女孩子喝很多可乐,小七每天都会与很多陌生人交朋友,而我却一天比一天孤单,因为我依旧在想念着我那已故的姐姐。
    可我没想到几个月之后,我竟在学校举办的街舞大赛上出了名。那以后每天都会有很多的学姐学妹围在高一(6)班门口,要看我跳舞,这让丁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每当有人围着我的时候,他便会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出名了。”然后走廊上便会传来丁维“嗷嗷”的鬼叫声。
 
    姐,你还记得你以前总是说我长不大吗?你总是对我开玩笑似的说:“司昂,再这样自闭以后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哦!”而我当时总是固执地想,这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有姐姐就行了,姐姐是永远不会抛弃我这弟弟的。可我又如何能想到你这么快便离开了我。今天已是你死后的一个月了,丁维都以为我已经能够平静地面对你的死亡了,可他哪知道其实每天我都会想起你,然后心中一遍遍地难过好像一遍遍地死。姐,如果让我再看你一眼,我想我就会泪流满面。
                                                                                          2004年
                                                                                          傅司昂
 
    劳动节学校要放两天假,这在南开一中是很少见的。因为马上就要期中考试的缘故。很多学生都在开始复习了,于是这两天的假期其实也就是在家自习而已。丁维似乎没把这考试放在心上,硬是要我陪他出去写生。
    我们来到一个长江青草的小山坡上,丁维坐在地上架起画板画着什么,而我躺在他身边,望着蓝天静静地出神,其实丁维是一个很安静的人,只是他的安静只有在他画画时才表现得出来。我躺在地上,望天空中的着云,突然想到了顾城的那首诗:
                       你,
                       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顾城的这首《远和近》,曾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可是在我姐死后却成了我最心痛的一首诗,因为我始终无法忘记那个关于“亡灵会在云后看着那个他生前最疼惜的人”的传说。我想姐也一定在云后看着我吧。我始终坚信我姐一直未曾离开过我,她一定在我身边的某个地方静静地守护着我,只是我看不见她。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听到丁维欢快的声音:“终于画完了!”
    我站起来准备走,丁维把我叫住:“司昂,陪我去剪头吧。”
    “你自己不会去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就要你陪。”声调好像一个小孩子在撒娇。
    “不,陪你已浪费大半天时间了,我答应了小月,一会儿还要去给她讲题呢!”
    “啊,有了老婆就不要兄弟了,有异性没人性啊!”
    “你又想讨打了吗?”我眼神结冰。
    丁维吐了吐舌头,说:“那我陪你去吧。”
    我说:“你不剪头了吗?”
    “不剪了。”
    “为什么?”
    “想剪就剪,不想剪就不剪了呗。”
    “哦,那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也回去了。”
    “我还是陪你吧。”
    “不要。”说完我转身便走了。后面传来丁维跟过来的脚步声,我开始跑起来,他也跑起来。最后,我俩气喘吁吁地停在学校门口,我喘着气说:“你有病啊?”而丁维已是累得弯下腰,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手对我指指点点,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来。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今天是放假,小月现在应该呆在家里的。我看着丁维冷冷地说:“现在我好想打架。”丁维却摆出一副“随你便我破罐子破摔了”的表情。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