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杂谈(二)>>>人君散文集>>>流水无痕(一)(人君)
流水无痕(一)(人君)
发表日期:2007/6/14 15:28:00 出处:原创 作者:人君 发布人:tlf03 已被访问 626
 
 gh   1  2  3  4  5  6  7  8 gh

流水无痕

(一)

 

作者:人  君

 

 
 
 
    自记事始,我思想感情的异常巨变几乎无不与女性有关。每每念及,便常常整夜整夜的失眠,一些难忘之境遇,必定要在合上眼帘后,立时放纪录片似的清晰而顽固地出现。     

闲暇间,但凡提起幼小时的琐事,母亲便一定会将话头引向我三岁左右时的遭遇。那阵,乌鲁木齐的冬天要比现今的冬天冷得多,时候常常是进入十月下旬便有厚厚白雪开始铺盖着大地,人多车往的地方,地面压得特别结实光滑。其它地方则是一层雪尚未来得及消融,又铺盖上了厚厚一层,将下面坑坑洼洼、肮脏龌龊遮掩得平平坦坦、干干净净。

父亲当时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工人,虽说只能勉强认识自己的姓名,由于办事特别认真,也就被提拔为监督质量的“头目”,荣幸地接受过当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王恩茂的接见。自小到大因为没有文化,仅凭追赶着有一场没一场说书人讲的故事了解些礼、智、仁、义、信,偏又爱信奉,自然干起工作来就绝少顾家了。母亲是家属副业队中的一员,也常常早出晚归,好在记忆中从未因此耽误过我们姊妹吃喝。

最让母亲牵肠挂肚的须要定期不定期参加夜里政治学习,且一学便是半夜半夜,中间还不能请假。

她说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而我又厌静好动,但凡睁开眼睛是一定不肯消停的。

家里睡觉的是土坑,当时我的上面已有了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一般情况下采购全由大哥负责,无非是凭供应票买些米、面、油、盐,菜是每每快要关店时处理的发蔫、发黑、甚而变腐的大众菜。照顾我的工作也由上面三个联合承担。可孩子毕竟是孩子,白天上学,加之干干家务,夜里睡觉就特别沉,若是翻身不小心从炕上跌摔到炕下,仍然会一声不吭闭着眼睛攀爬回炕面继续熟睡,第二天有人问起,怎么也思想不起。于是当时即便有些大响动发生,也不会追究到他们。

偏巧有天夜里,我从被窝浑身一丝不挂光溜溜地钻出,下炕撒完尿,竟未钻回被窝。而是四下里习惯性地凭感觉寻找母亲,见房内实在没有,便眯眯瞪瞪光着身子,索性向白天印象中母亲上班的地方觅去。

据母亲讲那天夜里有月亮,月光将大地映照的到处白茫茫有些刺眼,且还刮着阵阵寒风。而我可能是热身子,也可能是男娃娃火气旺,一口气走了五百多米远,离母亲夜里开会的场所不到一百米时竟迷路了,见有灯光的房屋自然疾趋向前。脚下“吱吱……”作响的雪地平坦无垠,岂料毫无征兆就突然跌进了一个深坑,虽说还未顾上疼痛,可也连惊带吓大声哭叫起来,很快被寒风吹成了微弱的呜咽。

有灯光的房内,住着户被群众监督管制的专政对象。男人先前是资本家,在内地实在活不下去了,于是带着第三任据说也是最后一任老婆,偷躲到新疆改名换姓藏起来。未过几年,不想还是被别人认出而暴露,在遣返之夜上吊身亡。女人就自然成了“四类分子”。夜里不知何故,那与资本家共同生活时间不久即赶上全国解放的女人,独坐灯前,迟迟不愿躺下,一边流着泪一边纳着似乎永远也纳不完的鞋底。不经意间忽听见屋后风声中夹杂着怪异的哭音,便壮着胆出门查看。及至发现我时,我已几乎被冻僵了。女人将我抱回家,急急慌慌铲了盆雪,给我全身上下不停搓揉,直至天亮,全身冰凉的我渐渐有了热气,困难而竭力睁开眼睛。若是当时直接将我抱放进被窝或将我抱放近火炉,或者干脆给我洗个热水澡,那我恐怕早死了。

 自那次以后,母亲就再未出去工作。我也被父母悄悄勒令认下了一个先前无任何关系的“四类分子”作我的干奶奶。若不是干奶奶几次三番、三番几次的执意拒绝,我的姓也就不是现在的姓了。

 

 

 

 gh  1  2  3  4  5  6  7  8 gh

 

 

欢迎光临流韵年华网站

 

http://tlf.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