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连载>>>《车师遗恨》第十二章(高崇炳)
《车师遗恨》第十二章(高崇炳)
发表日期:2007/4/30 2:24:00 出处:原创 作者:高崇炳 发布人:tlf 已被访问 796
 
 

作者简介:

高崇炳,笔名高昌,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99届学员,担任文学创作班班长。甘肃省文学院一级签约作家。汉族,中共党员,四川南部人。一九四八年生,一九六六年参加工作。现为吐鲁番地区作家协会主席,《吐鲁番》杂志主编,吐鲁番地区文联副处级干部。出版和发表的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额敏王传奇》、散文集《丝路寻荫》、诗集《眺望二十一世纪》、《履痕》、《高昌诗选》、电视连续剧本《边城风云》、长篇历史纪实文学《汉代西域名将》、《唐代西域名将》等一百多万字。在国内获各项文学奖。在《诗人世界》、《中华讯报文学副刊》、《中国西部文学》、《新疆文艺界》、《新疆经济报》、《新疆作家》、《吐鲁番报》、《吐鲁番杂志》、《吐鲁番电视台》、《西部发展报》等全国、省、自治区和地区十余家报刊进行专题报道和评论,其名在新华社中心社人民网中国作家网文艺报文学报等全国二百多家媒体传播。其名录被加入多部大型辞书中。

一部跨越千年的传奇

一部西域厚重的历史

诠释古代文明的画卷

记录开疆拓土的伟迹

 

作品简介

本篇小说前不久刊登在《甘肃文学网》上,本篇小说已有节选部分约五千字于2007年3月22日登载在《西部发展报》中的《西部周末》第八版面中刊载。整个版面的上半部为该文,整个下半部则为当代著名诗人青年评论家钱刚的长篇评论。

长篇小说《车师遗恨》约有20万字,讲述的是发生在距今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代以西汉建国为开端、西汉初期统一西域,至设立西域都护,完成国土统一,民族融合的故事。

这篇小说如搬上银幕,不仅仅是再现了两千年前西域一带的历史面貌,更为精采的应是两千年前西域民族独具一格的风情特色。

应广大网友要求,并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将在本网站陆续刊登部分章节。欢迎广大网阅读并发表评论。

该部作品将由作家出版社在今年七月出版,与广大读者见面。

 
 
 
 
 

 

 

长 篇 小 说(选 载)

车 师 遗 恨

 作者:高  昌 

 

 

第十二章 集合六国兵马 二击车师

 

    话说重合候马通奉汉武帝之命,率四万骑兵沿天山与匈奴右贤王交战的同时,为牵制匈奴力量,武帝又令开陵候(介和王)率楼兰,蔚犁,危须,焉耆,渠犁,乌垒六国兵一万人马攻打车师国王城交河城。汉军派重合候马通率四万骑兵与右贤王交战的消息早有谍报传到车师王昆兜莫这里。

    昆兜莫正在判断这次汉军攻打匈奴的真正意图时,忽然又有谍报传来,说开陵候率楼兰、蔚犁、危须、焉耆、渠犁、乌垒六国兵一万多人马杀奔车师而来。弄的车师王昆兜莫惊慌失措,六神无主。

    辅国公是一个善于计谋,老奸巨滑的家伙,他长着一对三角眼,尖嘴猴腮,下巴上留有一绺山羊胡,他见昆兜莫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在王庭里背着双手,不停的走来走去,知道他正为汉军来攻的事情着急。他眨巴着眼睛,对昆兜莫说:"王爷,汉军虽然来势凶猛,但不必焦虑,右贤王是久经战场的人,岂能败在汉军的手下,再说,汉军远道而来,只能速战速决,一旦超过时日,后勤保障出问题,就得收兵。那时,西域还不是在匈奴的控制之下。汉军一退,这开陵候的一万多人马,本来就是乌合之众,是为了配合汉军北路行动,临时搭凑起来的.一旦右贤王打败马通的兵马,开陵候的人马自然就会退兵。

    昆兜莫本来很焦急,一听辅国候的话,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落下地。他说:"你说的很对,我交河城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只要我们坚守城池,避免出城与六国兵正面交战,我们就能坚持一年半载,看他六国兵怎么办。

    安国候是个武将,他统帅车师国兵马,此时,他披挂整齐,前来对昆兜莫报告说:“王爷,人马已招调整齐,听候你的吩咐。”

    昆兜莫见安国候身穿战袍,腰间佩着利剑,样子显的十分英武,心中十分高兴,他说:“好,南门和东门是重点,你安排两名可靠的将军去把守,只准坚守,不准出战,违令者斩。”

    安国候回答:“请王爷放心,属下遵照王爷的指示,马上就去安排,保证万无一失。”安国候说完,向昆兜莫道别,出了王庭。

    兵营中,安国候召集左右将,都尉开会,传达昆兜莫的命令,布置兵将,抵御六国兵马。

    安国候:“王爷命令,只准坚守,不准出战,违抗命令者,只斩不免。”各将听安国候讲话,不敢说话。

    安国候又说:“左将军率军守东门,右将军率军守南门,备好弓箭刀斧手和火药擂石,敌人不靠近不打,立功者有赏,后退者斩。”左右将点头应允,:“将军请放心,我等将尽心竭力的防守,不敢怠慢。”安国候又接着说:“其余将兵由我率领担任巡逻任务,大家分头准备去吧。”

    各将领领命而去。

    东门南门左右将军严格挑选把守城门的兵丁,开始准备着各种应急的器物,准备与开陵候率领的六国兵作战。

    开陵候率领的六国兵来到交河城。此时,交河城四周的居民,早在大军到来之前,车师国就下令将城外的人马撤到城内,青壮年被安排去守城,老弱病残在家做饭,做些零碎事,准备粮食衣物。鸡鸭牛羊也都集中到城内。实行坚壁清野.六国兵到了这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吃的用的全靠自己带来。

    开陵候知道,攻打交河城,只能速战速决,不能延缓,一旦右贤王那里驰援,就会前功尽弃.由于有前次攻打的经验,所以,这一次来,他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交河城只有两座城门,东门和南门,东门前边是一片开阔地,如果从这里攻打,部队要经过一,二百米的开阔地段,这中间容易受到城内弓箭手的攻击。南门离河对岸只四五十米宽,虽然有条河,但水并不深。从这里往上攻打,距离要近的多。

    开陵候在南门对岸,搭起高台。从这里观察交河城里面的情况,城里的一举一动都看的一清二楚。开陵候沿河岸都搭建了高台,派弓箭手上高台,射杀城内守兵,这些弓箭手都当过猎手,射击的水平相当高,几乎是箭无虚发。弄的城内的守兵连头都不敢抬。

    就在这时,东门前,汉军造起高大的战车,战车上也排列着军士,上面还有用巨大的原木当撞击工具,数十人身披铠甲,头顶盾牌,推着战车,向城门攻击。巨大的原木不停地撞击城门,发出咚咚的响声,在一片片喊杀声中,城门被撞开了,战车继续前进,撞击第二道城门。

    四周警戒的军士,一齐向交河城发起攻击,刹那间,犹如千军万马,从四处向交河城围攻。箭如雨下。车师国本来人马就很少,怎经得起六国兵这样的打击。所以不到半天的时间,车师国守城的军士就伤亡了三分之一。

   不停的有人向车师王昆兜莫报告伤亡的情况。“王爷,南门伤亡有八十人。”左将军胳膊上中箭,捂着伤口对昆兜莫报告。

      “王爷,东门第一道城门已被开陵候的人马攻破了,守城军士死伤一百多人,我们快顶不住了” 。右将军跌跌撞撞的前来报告。

昆兜莫:“安国候,你赶快带人去守东门,千万要给我守住”。昆兜莫对安国候吩咐。

   “是”,安国候领命,率手下人赶往东门。等他们还未赶到东门时,东门的城门已被攻破了。六国兵蜂拥而入。

   安国候见状,急忙率军往后退,安国候的人马退入王庭,王庭属内城。

   “王爷,不行了。东门已被开陵候的人马攻破了。”安国候对昆兜莫说。昆兜莫没想到六国兵这么快就攻破了城,急的他连话都说不清楚。

   “这,,这可怎么办”昆兜莫对辅国候说。

   “王爷,眼下只有一条路。”辅国候回答。

   “什么路?你快讲。”昆兜莫着急的说道。

   “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辅国候说。

   “投降?那开陵候能饶得了我,昆兜莫心中想到。开陵候上次来攻打交河城,昆兜莫死守,后又遇到右贤王亲率骑兵救援,开陵候无功而返。这一次又带兵来攻城,城破了,他去投降,开陵候对他会怎样?他心里没有底。

   辅国候对他说:“我想,只要我们投降,开陵候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因为他们攻打交河的目的是控制车师,如今我们臣服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会怎么样呢?”昆兜莫本来悬着的一颗心,听辅国候这么一说才定下来.他说:"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你去找开陵候转达我的意思。

   辅国候走出王庭去找开陵候。

   开陵候大帐里,开陵候接见了车师国辅国候,开陵候说:“你来找我有什么话说?

   辅国候说:“将军,我是奉王爷之命前来乞降的。”

   开陵候说:“只要昆兜莫放下武器,不与汉朝作对,我可以保证车师国臣民的安全。”

   辅国候说:“我们愿意放下武器,臣服于汉朝。”

   开陵候说:“你回去告诉昆兜莫,我们明天上午正式举行受降仪式,接受他的投降。”

   辅国候回答:“我一定会转达到的,请侯爷放心。”

   开陵候派人把辅国候送回城,汉军也停止了攻城。

   第二天上午,车师王昆兜莫带领属下辅国候、安国候、左右将军、都尉、车师郡、通善郡、乡善郡、泽长等一千文武官员列队在城中等候开陵候。

   交河城东门上彩旗飘扬,开陵候率领六国兵浩浩荡荡进城,以显示威风,车师国民纷纷走上街头观看。

开陵候一群骑马顺着中央大道,直奔城西北头的王庭。

昆兜莫带着随从早在那边等候.开陵候等人来到王庭前下了马,众人也跟随着下了马。

车师王昆兜莫急忙迎上前。

昆兜莫对开陵候说道:“降臣车师王昆兜莫率领属下等人拜见开陵候,听候发落。”

开陵候说:“你就是车师王昆兜莫?这些年来,你投靠匈奴,屡屡与汉朝作对 ,截掠汉使,抢夺财物,阻断汉与西域各国的往来.你可知罪?

   昆兜莫:“降臣知罪,今后再也不敢与汉作对了。”

   开陵候接着说:“我奉汉天子之命,率六国兵来讨伐,你 还敢据城顽抗,我大军攻破城池,眼见大势已去,你才投降,按大汉法律,其罪当诛。”

   听到开陵候的话,吓的昆兜莫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不敢回应。

   开陵候又说:“念你是头一回,死罪可免,但你属下一千人马必须遣送回原籍,回家安分守己,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好好过日子,今后再也不许与汉朝作对。”

   众人谢罪。

   开陵候收复车师国,在城中居住了半个月,天天与民同乐。车师人崇拜火,王族和臣民们的婴儿,幼儿的衣胸前,都用十分显眼的毛线逢制出火苗状的曲线作烟线,求祈以火来避免灾难,作为拜火的图腾。

   拜火的图腾,为国民自发的默奉,没有什么宗教仪规,只需有标记,心心相印即可。这里的人与西方信奉的袄教一样,都崇拜火,所以,袄教一传入车师,一下子就与袄教融合了。

   袄教,又称拜火教,火袄教。袄教崇拜日月星辰,也崇拜火。袄教在公元前6-5世纪创建于波斯,创建者叫罗亚斯德,其基本教义为善恶二元论,善神代表光明,清净,创造,;恶神代表黑暗,肮脏,破坏,.善恶二神不断争斗,最后,恶神失败,人们在善恶二神中间选择,并在死后受到善神的审判。根据生前的表现,判被遣送天堂或 是被打入地狱。

   袄教传入车师,是公元前四世纪由波斯商人带来的。因此教义与车师的拜火图腾天缘巧合,袄教很快就成为车师国的国教。

   车师人过去在罗布泊一带时,是过着游牧的生活,迁居吐鲁番盆地后,开始过着农耕式的定居生活,但他们的畜牧业也继续发展着,他们几乎家家都有牛羊。每年由家族的族长分派,由两个人放牧。因此,车师人的衣服基本上是毛皮、毛布、毛毯式的厚实的御寒衣。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道,丝绸单衣最先出现在车师王庭贵族女性的身上,后来渐渐普及到民间,丝绸成了车师人遮体的最好物品。

   原来,车师人没裤子穿,男人们外出劳作,夏天腰围毛布裙,行动不遮羞;小孩十来岁了,还光着身子,赤着脚到处跑(冬寒天除外);女孩子也赤着双脚,和成年人一样,腰间围着裙子。

   妇女们一般不出门,冬天就更不出门了。车师妇女人人都会捻毛线,织毛衣,做皮鞋.男耕女织的自给自足的社会生活在车师人身上体现的很具体。

   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和繁荣,车师人和东西方的经济文化交流日益加强,商贸活动日益繁荣。东西方众多的饰物很受车师人的喜爱.如海贝,很快成为车师贵族妇女的项上宠物,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普及到民间。甚至男女青年定情也以赠送海贝为荣。除此之外,金质的各种饰物也是车师人追求的时尚。来自西方的玛瑙,也成为车师妇女炫耀自己的心爱之物。来自中原的铜镜,使车师贵妇们爱不释手。她们出门坐在车上,时不时地拿出镜子照一照,随手从怀中甩出带有刺绣的丝绸手帕,假拭揩面,招惹游人注目。

   车师人的恋爱婚姻比较自由。青年男女,只要相互倾慕相爱,就可以向女方家长请求,允许结婚。如果男女双方父母有一方不同意,两个青年人可以向其族长求救。如果族长也不同意,两个人就私奔。等到抱着孩子回家,父母见孩子时,不同意也没办法了。

   青年男女最初有意,也互赠了信物,如果姑娘在偶然的机会爱上了另一个青年,姑娘就托人将信物退还。原来的青年知道后,就要与姑娘所爱的人进行决斗。如果姑娘担心有危险不同意决斗,就经男方父母同意私奔,等到抱着孩子回来,原来的青年也就无可奈何了。

   男女双方同意结婚,男方必须向女方送上一定数量的牛羊,面粉和丝绸衣料。礼物要女方族长看的过眼为准。一般的时候,男方要向女方族长送上相当送给女方礼物的三分之一。族长认可,婚姻才能合法。给女方族长礼物是使夫妻和子女在女方时,才能享受合法权益。有事女方族长顶着。不合法的婚姻有两种补救的方法:一是加倍送礼物给族长,争得族长的认可;二是将男方的姐妹或女儿嫁到女方家族中进行交换。

   车师王明令规定,禁止姑娘嫁出本国,最远不准超过五十里。如非要嫁出,必须由男方拿出五倍于本国的礼物,三份留给女家,一份给族长,一份给国王,方可。

   结婚当天,新郎必须在日出前来到女方家,套上牛羊到地里弄一车柴回来.中午在女方家里吃饭、玩耍,但不准见新娘。天快黑的时候,接新娘的车来时,新郎必须快速地抱起新娘离开女方家,等娘家人看不见时才能上车。

   姑娘嫁到男方家,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是男方家里的人。收继婚是车师国的普遍现象。兄死,弟娶其嫂;父死,娶其后母,屡见不鲜。如果寡妇爱上了一个外人,家族人知道后,女人就要当众被打死。要是家族人不知道这个外族人,就得把寡妇带的远远的,不能让家里人找到,等生了孩子才肯罢休。

   丧妻之后,族长设法在族内解决。如族内无娶外族姑娘好说;如果娶外族寡妇,人家不给,而其族内又无人可配,男方就联络人,趁女方家不防备,突然闯入其家进行抢亲。如果男人抢着女人跑出院子,女家人就不能再追了。第二天,男方带着妻子,提着礼物向女方的族长送礼请罪,族长收下礼物,女方家也收下礼物,此后双方恩怨一笔勾销。

   车师人虔诚地相信,人死后,灵魂永存。因此,他们在处理遗体时,非常慎重。要按照一定的传统方式,由懂行的老一些的人指挥着进行葬礼。墓形都要保持自己的葬俗风格。葬式有终葬、合葬、单人葬。墓室的结构分为砾石土方式和石棺室式(一般来说,石棺室式是车师人接受汉人葬规而用的。人死后,在旷野挖个相当大的土穴。土穴呈袋形,口小底大,深二、三米,穴底处理的平平实实。东边壁留一道狭窄的小门,人们给死者穿好衣服后,由小门送入,安放在墓地,头向西。头边两旁,放入死者生前喜欢和必须的物品,食具、用器等。这样一处墓穴一般可葬20人左右。死者依次排列,层层叠叠。暂无死者入时,用土坯将小门封住,外面堆土。墓穴上部,用粗实的圆木盖顶封实,再压盖两层石头、石子,最后再堆沙子,形成一个圆形的沙丘。单人葬一般有尸床。有的还有主、侧室。合葬墓一般是夫妻,这种葬法在西汉时最常见。

   车师人相信,死后灵魂可以上天堂,可以入地狱。因此在安葬前,在死者枕头上或头上都要用一块布,上面用显眼的颜色染料画上许多连接起来的“S“符号。以示在下地狱时迷路,地狱去不了,只有上天堂。

   车师人有自己的语言,但无文字。汉破姑师时,见国人集合御敌时击铁为号,国王发布命令,用黄金铸成的马头金牌为信物,让亲兵口传命令。

   开陵候攻破交河城,车师王昆兜莫投降,手下一千多人的兵将被遣送。因为昆兜莫言而无信,反复无常,开陵候将其废掉王侯的封号,让军宿当车师王。军宿是龟兹国王的外甥,他担任车师国王,忠实于汉。

开陵候处理车师国事务后,率六国兵回返。车师国由军宿主政。

汉与西域各国交往的商路又开通了。再没有发现阻截、抢掠来往使节的事发生 。

军宿为了显示对汉朝忠诚不二的决心,将自己的 儿子送到长安去当人质。

开陵候 派使节护送军宿之子去长安 。军宿的儿子到了长安受到汉朝很好的接待和安排。 

关于开陵侯率六国兵马二击车师的经过,有诗为证。

六国兵围交河城,四处传来喊杀声。

车师国主心胆寒,负隅顽抗抵汉兵。

城外高筑隐兵台,飞箭如蟥射敌人。

车师阵前树白旗,大开城门迎汉军。

这首诗真实的记录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后人虽然没有经历过这场争战,但从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当时双方战斗的紧张激烈的程度。

 

 

欢迎光临流韵年华网站

 

http://tlf.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shitou88
(2007/5/16 11:58:00)

最好是在其它的地方也多插点儿诗。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