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连载>>>《车师遗恨》第八章(高崇炳)
《车师遗恨》第八章(高崇炳)
发表日期:2007/4/30 2:27:00 出处:原创 作者:高崇炳 发布人:tlf 已被访问 895
 
 

作者简介:

高崇炳,笔名高昌,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99届学员,担任文学创作班班长。甘肃省文学院一级签约作家。汉族,中共党员,四川南部人。一九四八年生,一九六六年参加工作。现为吐鲁番地区作家协会主席,《吐鲁番》杂志主编,吐鲁番地区文联副处级干部。出版和发表的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额敏王传奇》、散文集《丝路寻荫》、诗集《眺望二十一世纪》、《履痕》、《高昌诗选》、电视连续剧本《边城风云》、长篇历史纪实文学《汉代西域名将》、《唐代西域名将》等一百多万字。在国内获各项文学奖。在《诗人世界》、《中华讯报文学副刊》、《中国西部文学》、《新疆文艺界》、《新疆经济报》、《新疆作家》、《吐鲁番报》、《吐鲁番杂志》、《吐鲁番电视台》、《西部发展报》等全国、省、自治区和地区十余家报刊进行专题报道和评论,其名在新华社中心社人民网中国作家网文艺报文学报等全国二百多家媒体传播。其名录被加入多部大型辞书中。

一部跨越千年的传奇

一部西域厚重的历史

诠释古代文明的画卷

记录开疆拓土的伟迹

 

作品简介

本篇小说前不久刊登在《甘肃文学网》上,本篇小说已有节选部分约五千字于2007年3月22日登载在《西部发展报》中的《西部周末》第八版面中刊载。整个版面的上半部为该文,整个下半部则为当代著名诗人青年评论家钱刚的长篇评论。

长篇小说《车师遗恨》约有20万字,讲述的是发生在距今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代以西汉建国为开端、西汉初期统一西域,至设立西域都护,完成国土统一,民族融合的故事。

这篇小说如搬上银幕,不仅仅是再现了两千年前西域一带的历史面貌,更为精采的应是两千年前西域民族独具一格的风情特色。

应广大网友要求,并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将在本网站陆续刊登部分章节。欢迎广大网阅读并发表评论。

该部作品将由作家出版社在今年七月出版,与广大读者见面。

 
 
 
 
 

 

 
 
 
长 篇 小 说(选 载)

车 师 遗 恨

 作者:高  昌 

 

 

第八章 开陵侯破楼兰 首击车师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就过去了十年,到公元前99年,也就是汉武帝天汉二年,汉为了保证丝绸之路的畅通。派开陵侯(介和王成娩)率楼兰兵讨伐车师。这十年间,汉和匈奴又经历几次较大的战役。

这年秋天,单于对浑邪王,休署王居住西方而被汉朝杀死和俘虏数万人的事感到愤怒,就想借召见之机杀他们。没想到这个消息被走漏了。浑邪王和休屠王早就安排有人在单于的身边,单于那边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很快就会知道。浑邪王和休屠王知道单于要诛杀他们的消息。都感到十分恐惧。二人密谋准备投降汉朝。并派人向汉朝通报情况。汉朝就派骠骑将军霍去病去接应他们。浑邪王中途杀了休屠王,将休屠王的人马合并在一起,归自己统领。两支人马合并在一起共四万余人,号称十万人,浑邪王率部投降了汉朝。汉朝自从接纳了浑邪王之后,陇西,北地,河西遭受匈奴侵扰的事越来越少。汉朝开始把关东的贫苦之民迁移到河套,南岸和新秦中地区,因为这些地方都是刚从匈奴那里夺回来的,以充实这里的人口,并将此地以西的戍卒减少一半。

第二年春天,汉武帝召集群臣,商讨对付匈奴的策略。大将军卫青主张出兵讨伐。臣相韩安国说:翕侯赵信投降匈奴后,向单于献计,让单于退居到大漠以北,认为汉军不能到达。汉军远征,有大漠相阻,很难取胜。汉武帝说道:赵信说汉军不能远征漠北,我就不信这个邪。大家见汉武帝主张用兵,其他人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汉武帝用粟米喂马,调动十万骑兵,再加上自愿担负粮食马匹随军出征的人员,总共有十四万人,运粮食和辎重的人员还没计算在内。命令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领一半军队,大将军卫青率兵出定襄,骠骑将军率兵出代郡,双方出征前都约定越过沙漠讨伐匈奴。

匈奴单于听到这个消息,把辎重送到远处,率精兵守侯在漠北。大将军卫青与匈奴交战一天,正在日暮时分,突然刮起了大风,汉军从左右两翼急速围攻单于,匈奴军队被风沙吹刮,眼睛都睁不开。人马相互践踏,阵营大乱。单于料定败局已定,不敢恋战,急忙向西北逃跑。身后只有几百名健壮的骑兵。汉军连忙追赶,没有捉到他。汉军在追击途中,杀死和活捉匈奴兵一万九千多人,汉军直追到北边阗颜山赵信城才退回来。

单于逃跑时,他的军队常常同汉军混战在一起,并设法摆脱汉军,去追赶单于。单于很长时间没有和他的大队人马会合,他的右谷鑫王以为单于死了,就自立为单于。直到单于找到他们,右谷鑫王才自动去掉他的单于王号,又当起右谷鑫王来。

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军出代郡两千余里,同左贤王交战,汉军杀死和俘虏匈奴兵共七万多人,左贤王和将军们都逃跑了。骠骑将军便在狼居胥山祭天,在姑衍山祭地,举行封禅之礼,直道瀚海才回师。

此后,匈奴向远处逃走,大沙漠以南没有匈奴的王庭。汉朝军队渡过黄河,从朔方向西直到令居,常常在那里修道沟渠,开垦田地,指派官吏率五六万人镇守,渐渐吞食北方土地,地界接近匈奴地以北。

汉朝的两位将军大规模地围攻单于,杀死和俘虏匈奴兵八九万人,而汉朝的士卒也死了好几万,马匹死了十多万。匈奴虽然搞得疲惫而远去,但汉朝也因为马匹少,无法再去追击。

匈奴单于这次与汉朝交兵,两次都失败,大伤了元气。他无力与汉朝相对抗,无计可施,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赵信见单于着急就对他说:向汉朝派遣使者,说好话请求和亲。单于听从了赵信的计谋派遣使者到汉朝。

汉武帝召集群臣商议,汉武帝说:前次,两位将军出征,兵伐匈奴,取得了胜利,现在,匈奴单于派使臣前来,要与我们求和。与汉和亲。众位文臣武将,你们说说看,这个问题该如何处置。

听了汉武帝的话,有人说应该趁机让匈奴臣服于汉。长使任敞说:匈奴刚刚遭受失败,处境困难,应当让他们做外臣,每年春秋两季到边境上来朝拜皇上。

大家听任敞这么说,都点头称是。

汉武帝点头说:就照长吏任敞说的办。于是汉朝就派任敞出使匈奴,去见单于,把汉朝的意见转达给他。

没想到,匈奴单于听了任敞的话,恼羞成怒,把他扣留在匈奴,不让他回汉朝。

消息传到朝廷,汉武帝听了,也十分生气,准备派兵北上讨伐匈奴,恰好这时骠骑将军霍去病病逝。于是汉朝很长时间没有北上讨伐匈奴。

伊稚斜单于继位十三年去世了,他的儿子乌维继位当了单于。乌维单于继位,汉天子开始出京巡视各郡县。这以后,汉把注意力放在了南方的南越和东越,先后平定了这两个地方。

汉武帝巡视边境,到达朔方郡,统帅十八万骑兵以显示军威,又派郭吉出使匈奴。

郭吉来到匈奴拜会了匈奴主客,主客问他此次出使匈奴的任务是什么。郭吉没有告诉他,只是对他讲,等见了单于对他亲口讲。于是主客便领着郭吉来见单于。

单于接见了郭吉,郭吉说:南越王的人头已经悬在汉朝京城的北阙之上。如今单于若是能够前去和汉军交战,天子将要亲自领兵在边境上等你,单于要是不能前去,就应当面朝南方向汉朝称臣。何必白白地向远处逃跑,躲避在沙漠以北又冷又艰苦地守在这缺水少草的地方,没有什么作为呢?

单于听了郭吉的话,十分恼怒,立刻杀了允许郭吉进见的那位主客,并且扣留了郭吉。不让他回汉朝,把他迁移到北海那里了。单于也始终不敢到汉朝的边境去侵扰掠夺,只是休养士卒和马匹。练习射箭打猎的技术,并多次派使者去汉朝向汉朝说好话。

汉朝派遣王乌去窥探匈奴的情况。匈奴的法律规定,汉朝使者若不放弃旄节和用墨涂面就不能进入毡帐。王乌是北地人,熟悉匈奴风俗,就放弃了旄节,用墨涂面所以才进入毡帐。单于喜欢他,假装用好话做出许诺,派遣太子到汉朝做人质,以此要求与汉和好。

汉朝派杨信到匈奴去,这时,汉朝在东边攻取了秽貉和朝鲜,并在那里设置了郡县。在西边设置了酒泉郡,用以隔绝匈奴和羌人的联系。汉朝又向西沟通了月氏和大夏,又把公主嫁给乌孙王做妻子,意在离间匈奴和西方援国的关系。汉朝又向北扩大田地,直到眩雷,作为边塞,匈奴始终不敢对此表示不满。这一年。翕侯赵信死了,单于失去了一位可信赖的谋臣,心里十分悲伤。

杨信为人刚直倔强,在汉朝并未得到重用,单于看不起他。想召他到毡帐里。但他又不肯放弃旄节。单于就坐在毡帐外面接见杨信。

杨信见到单于后说:若想与汉朝和好,就应该把太子做人质送到汉朝去。

单于说:这不是以前的盟约,从前的盟约规定,汉朝常常派遣诸候的女儿来匈奴,还送来不同数量的绸布,丝绵和食物,以此同匈奴和亲,而匈奴也不骚扰汉朝边境。现在竟然违反以前的盟约,让我的太子去当人质,这样做,和平是没有希望的。

匈奴风俗,看到汉朝使者不是皇宫的宦官,而是儒生,就认为他是游说的,便想法驳倒他的说辞;如果是少率,就认为他是来指责匈奴的,便没法挫败他的气势。每次汉朝使者来到匈奴,匈奴总要给予报偿。如果汉朝扣留使者,匈奴也扣留汉朝的使者,一定要使双方扣留的人数相等才能停止。杨信回到汉朝后,汉朝又派王乌出使匈奴,而单于用好话陷媚他,想多得到些汉朝的财务,便欺骗王乌说:我想到汉朝拜见天子,相互缔约,结为兄弟。

王乌回来向天子做了汇报,汉朝信以为真,就为单于在长安修筑了官邸。

单于对汉朝使者说:不见到汉朝尊贵的人充当使者,我就不同他说实话。

单于派他的尊贵之人出使汉朝,得了病,汉朝给他药吃,想治好他的病,可是他却不幸死去。

汉朝使者路充国佩带二千石的印信出使匈奴,顺便护送他的丧仪队伍,丰厚葬礼的费用价值数千金。

单于认为汉朝杀死了他尊贵的使者,就扣留了路充国,不让他返回汉朝,单于所说的那些话,只是白白地欺骗王乌,根本无意到汉朝去朝拜天子,也无意派太子到汉朝去做人质。这以后,匈奴多次派突击队侵犯汉朝的边境,不久,单于死去。他的儿子乌师庐继位当了单于。因为乌师庐年岁小,所以称为儿单于。这年是汉武帝元封六年。公元前106年。

从此以后,匈奴继续向西北迁移,左边的军队直到云中郡,右方军队直达酒泉和敦煌郡。

儿单于继位后,汉朝派遣两位使者,一位吊唁单于,一位吊唁右贤王,想用这个想法来挑拨匈奴的君臣关系,使匈奴产生混乱局面。使者进入匈奴,匈奴人把他们全部送到单于那儿,单于一见这样。十分生气,把汉朝使者全部扣留。汉朝使者被匈奴扣留的先后有十几批,匈奴使者来到汉朝,汉朝同样扣留了他们。

这一年,汉朝派贰师将军李广利到西域去讨伐大宛,命令因榆将军公孙敖建造受降城。这年冬天,匈奴地界下了大雪,牲畜多半因饥饿而死去。儿单于年少,喜欢杀人和打仗,国人多半不安心,左大都尉想杀单于,派人私下报告汉朝说:我想杀死单于投降汉朝,汉朝遥远,如果汉朝派兵来这迎接我,我就立刻杀掉单于。

起初,汉朝听到这话,所以修了受降城,汉武帝还以为此城离匈奴距离太远.

第二年春天,汉派浞野候赵破奴率领两万多骑兵走出朔方郡西北两千多余里,约定到达浚嵇山才回师。浞野候按时到达约定的地点,不见左大都尉的人马,知道情况有兵,便率军往回返。

原来,左大都尉想杀单于的事情败露,被单于杀了。单于派军队攻击浞野候.浞野候边走边捕杀匈奴兵数千人.浞野候回到离受降城四百里的地方,遭到匈奴八万骑兵的围攻。浞野候在夜晚独自去找水,匈奴偷偷的搜捕,活捉了浞野候.

匈奴活捉浞野候后,趁机急攻汉军.汉军中的郭纵担任护军,维王担任匈奴降兵的头领,两人商量道:“趁诸位校尉害怕失掉将军会遭汉天子的诛杀,不要相互劝说回归汉朝。”于是汉军全部陷没在匈奴。

匈奴儿单于打败了浞野候的军队,十分高兴,接着又派遣突击队去攻受降城,受降城没攻下来,就入侵边塞而去。第二天,单于想亲自去攻受降城,还没到地方,就病死了。儿单于继位三年就死了,他儿子年少,匈奴就立他叔父乌维单于的弟弟右贤王句犁湖为单于,这一年是汉武帝太初三年,公元102年。

句犁湖单于继位后,汉朝派光禄大夫徐自为修筑小的城堡和哨所,这些建筑物离五原塞数百里,有的远达上千里,直到庐朐。又派游击将军韩说,长平候卫伉在这些地方驻军,派强弓都尉路博德在居延泽修建城堡。

这年秋天,匈奴大举入侵定襄,云中二郡,杀死和抢掠数千人,打败几位边塞镇镇守的军队,破坏了徐自为所修建的城堡。又派右贤王侵入酒泉,张掖,抢掠数千人。正遇上汉朝将军任文截击相救,匈奴又失掉了抢来的汉人而离去。这一年,贰师将军李广利攻破大宛,杀了大宛王才归来。匈奴想阻截李广利,却未能及时赶到。这年冬天,匈奴想攻打受降城 ,恰巧单于病死。

句犁湖单于继位一年就病死,匈奴便立他的弟弟左大都尉且堤候当了单于。这是公元前101年的事。

汉朝诛杀了大宛国王后,威震国外,汉天子想乘机围攻匈奴,就颁布诏命说:“高皇帝留给我平城的忧虑,高后时,单于来信所言极为背理叛逆.从前齐襄公报了九世之前的怨仇,《春秋》大加赞美”。

且堤候当了单于后,把扣留的汉朝使者送回汉朝,路充国等人这才回到汉朝。单于刚刚继位,恐怕汉朝袭击他,就去信对汉天子说:“我是儿辈分,哪敢同汉天子相比!汉天子是我的长辈分。”汉朝派遣中郎将苏武给单于送去了丰厚的礼物。单于见到汉朝的礼物十分地傲慢。对汉使非常的不恭敬。苏武回来后,向天子报告了经过,汉武帝听了,对且堤候大失所望。

公元前100年,浞野候赵破奴逃离匈奴,回到了汉朝。

公元前99年,为了配合开陵候(介和王)平车师,汉武帝又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三万骑兵出酒泉,在天山攻击右贤王,杀死和俘虏匈奴一万多人。

开陵候(介和王)成娩原是匈奴部下的一个千户,后随休屠王投降汉朝,后来随汉军攻击匈奴,屡立战功。被朝廷封为开陵候。

自从十年前,赵破奴王恢率军平定楼兰,车师后。打通了汉与西域的交通后,汉军没有在这里驻军。返回关内去了。

汉军这一退,匈奴势力又回来了,楼兰,车师都是弱小之邦。面对汉朝和匈奴两个势力强大的国家。要想生存,只能左右逢源。屈就在两个强大势力之间,真可谓在夹缝中间求生存。

汉为了保证西域商道丝绸之路的畅通,就必须征服楼兰,车师两个小国。因为这个城邦小国。虽然势力不大 ,但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它们是咽喉之地。汉通西域首先得通楼兰,车师。楼兰,车师不通,则西域不通,楼兰车师相通。汉与西域则相通,真可谓一通百通。每次汉征西域,楼兰车师首当其冲。

匈奴更是把楼兰,车师当作重点来守护。当年贰师将军赵破奴讨伐楼兰,车师。由于右贤王自己被汉军击败,无力施援,眼睁睁地看到汉军先后击破楼兰,直捣车师。这等于在匈奴的胸口上戳了一刀,这口气当然咽不下去。所以,等到汉军一退,匈奴势力又回来了。

匈奴日逐王在龟兹城设置僮仆都尉,专门监督楼兰车师等西域各国事务。

汉此时与乌孙,大宛,康居等国交好,往来频繁,匈奴就唆使楼兰、车师两国扣留汉派往西域各国的使臣,抢掠来往的商贾,企图隔断汉与西域各国的友好交往。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汉武帝才再次决定对楼兰车师用兵。楼兰无险可守,开陵候率军来到楼兰,楼兰国王原本就是汉朝所立,是王恢杀了楼兰王后,新立的那位。所以当汉军到来时,楼兰王率全城军民欢迎汉军。

楼兰王为开陵候成娩接风洗尘。酒过三巡,楼兰王说:将军率军远道而来,鞍马劳顿,本王原为汉朝所立,当尽犬马之力,为大汉朝效命。

开陵候成娩说:我受天子之名,前来平定楼兰,车师,没想到王爷十分开明豁达,大开城门。迎候汉军的到来,本将军十分欣赏王爷的开明态度。

楼兰王说:由于有匈奴的节制,我们也被迫做过对不起汉朝的事

开陵候成娩说:只要王爷以后不再做对不起朝廷的事。以往的事本将军就不追究了。

开陵候成娩在楼兰休整了三天后,便率军向交河城进发。楼兰王发倾国之兵,随开陵候调谴。

话说当年贰师将军赵破奴攻破交河城后,赶跑了倾向匈奴单于的车师王昆兜莫,让军宿当了车师王。但等到汉军退走后,匈奴日逐王又让昆兜莫当了车师王。军宿被迫远走龟兹。

昆兜莫在车师复位后,变本加厉紧跟匈奴,对来往的汉使不是扣留就是诛杀,把他们带来的财物抢夺一空。所以凡是逃回汉朝去的人,没有一个不说车师王昆兜莫的坏话,说他是匈奴扶持的走狗,对内残害百姓,对外与汉和西域各国交恶,甘愿当匈奴的奴才,听命于匈奴,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

所以,这次开陵候成娩西征的目的,昆兜莫是打击的重点。再说昆兜莫自持有匈奴做坚强的后盾,因为右贤王对他说了,如果他这边有事,可以及时报告,一旦汉军来袭,他便可派兵来支援。

昆兜莫得到了右贤王的承诺,如同吃了颗定心丸。加上交河城有如此坚固的城防,何惧汉军来袭。

当有人来报告说:汉将军成娩率汉军和楼兰兵已经离城不远了。

昆兜莫对属下说:不用怕,这次不象上次了,右贤王答应我们,只要收到我的信,他便马上发兵来支援我们。只要我们坚守十天半个月,右贤王的兵马一到,汉军便会不战自退” 。

车师王的属下左右听了他的话,心里安定了许多。昆兜莫急忙写了书信,让信使飞马向蒲类海而去。此时,右贤王的军队正驻扎在那里。

话说开陵候成娩率汉军和楼兰兵来到交河城下,见交河城高大险峻,易守难攻。再见城上锦旗飘扬兵士林立,一个个手持兵器正严阵以待。心里就犯了嘀咕。交河城果然名不虚传,我从军打仗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天然险峻的城池,难怪车师王昆兜莫桀骄不驯,原来他是仗着天时和地利呀。

开陵候这次带来的兵马并不多,加上楼兰的兵马也不足一万。所以他不敢冒然攻城。他知道,攻这样的坚固的城池,没有万人兵马是不行的。

开陵候的兵马来到交河城外,汉军只是围而不攻。开陵候派人四处围住城池,日夜呐喊叫骂,向昆兜莫挑战,想用这个办法来激怒昆兜莫,等昆兜莫忍耐不住了,率军出来与汉军决战。

可是,任汉军怎么叫骂,昆兜莫就是不上当。他命令军士,谁也不许搭理,也不允许开城门。他对属下说:谁要是不听命令,私自出城与汉军交战,都要被处死。在昆兜莫的强制下,车师国兵任凭汉兵如何挑战,就是不理睬。他们在城内该干啥还干啥,好象根本不把汉军放在眼里。开陵候见激将法用上不灵,准备另想办法攻城,这时,有探子来报,说匈奴的大队骑兵向这个方向移动。开陵候一听这个消息,知道攻交河城无望,于是便下令撤军。

后来,史书上将开陵候成娩围攻车师的战役称为汉与匈奴首争车师之役。

 

 

 

欢迎光临流韵年华网站

 

http://tlf.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天堂鸟
(2007/5/15 9:44:00)

"昆兜莫",历史上真得有这个人物吗?你这里边的人物是真的有还是虚构的?
我也想写小说了,但是摸不着头脑呢,呵呵……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