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连载>>>《车师遗恨》第六章(高崇炳)
《车师遗恨》第六章(高崇炳)
发表日期:2007/4/30 2:28:00 出处:原创 作者:高崇炳 发布人:tlf 已被访问 835
 
 

作者简介:

高崇炳,笔名高昌,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99届学员,担任文学创作班班长。甘肃省文学院一级签约作家。汉族,中共党员,四川南部人。一九四八年生,一九六六年参加工作。现为吐鲁番地区作家协会主席,《吐鲁番》杂志主编,吐鲁番地区文联副处级干部。出版和发表的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额敏王传奇》、散文集《丝路寻荫》、诗集《眺望二十一世纪》、《履痕》、《高昌诗选》、电视连续剧本《边城风云》、长篇历史纪实文学《汉代西域名将》、《唐代西域名将》等一百多万字。在国内获各项文学奖。在《诗人世界》、《中华讯报文学副刊》、《中国西部文学》、《新疆文艺界》、《新疆经济报》、《新疆作家》、《吐鲁番报》、《吐鲁番杂志》、《吐鲁番电视台》、《西部发展报》等全国、省、自治区和地区十余家报刊进行专题报道和评论,其名在新华社中心社人民网中国作家网文艺报文学报等全国二百多家媒体传播。其名录被加入多部大型辞书中。

一部跨越千年的传奇

一部西域厚重的历史

诠释古代文明的画卷

记录开疆拓土的伟迹

 

作品简介

本篇小说前不久刊登在《甘肃文学网》上,本篇小说已有节选部分约五千字于2007年3月22日登载在《西部发展报》中的《西部周末》第八版面中刊载。整个版面的上半部为该文,整个下半部则为当代著名诗人青年评论家钱刚的长篇评论。

长篇小说《车师遗恨》约有20万字,讲述的是发生在距今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代以西汉建国为开端、西汉初期统一西域,至设立西域都护,完成国土统一,民族融合的故事。

这篇小说如搬上银幕,不仅仅是再现了两千年前西域一带的历史面貌,更为精采的应是两千年前西域民族独具一格的风情特色。

应广大网友要求,并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将在本网站陆续刊登部分章节。欢迎广大网阅读并发表评论。

该部作品将由作家出版社在今年七月出版,与广大读者见面。

 
 
 
  
 
 
长 篇 小 说(选 载)

车 师 遗 恨

 作者:高  昌 

 

 

第六章 赵破奴征西域 直捣车师

 

  元封三年<前108>,汉武帝派从剽将军赵破奴,副将王恢率三万兵马征伐西域。

王恢率七百壮士攻破楼兰国,杀死了反复无常,对抗汉朝的楼兰王,取得汉军西征的第一个胜利。

赵破奴让王恢留在楼兰国,做安抚楼兰国民的工作,自己亲率大军,向车师进发。

车师原称姑师,和楼兰一样,最初也是居住在罗布泊水域,过着鱼猎游牧的生活,后来与楼兰发生战争被迫迁往吐鲁番盆地。

车师人的风俗习惯和楼兰人没有多大的区别,迁到吐鲁番盆地后,由于这里没有罗布泊那样宽阔的湖泊,靠原来的生活方式是适应不了新环境的。所以,他们除有的人仍然从事游牧鱼猎外,有一部分开始从事耕地种植,这里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日照强烈,很适合各种农作物的种植.他们在这种栽种葡萄、棉花、小麦、水稻等农作物,获得了丰收.于是,从事农业的人也越来越多。

吐鲁番盆地的交河城是由内地通往西域的重镇,地处西域的东部又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东来西往的商贸不断,引起了北面匈奴的重视,匈奴要想往西域纵深之地发展,车师是必占之地。

当匈奴控制车师,楼兰之后,成为汉朝通往西域的障碍。为拔除这两颗钉子,打通西域之路,汉武帝兵西征。车师王昆兜莫身材高大,体格雄健,一双浓眉大眼炯炯有神。络腮胡,说话声如宏钟。他是匈奴蚕食西域,控制车师时扶植起来的。所以在车师,他完全是按照匈奴的旨意行事的。他的前任车师王忽突骨,原来是个部落头人,在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战争中,逐渐吞并了周边的小部落,后来称王,王治交河。忽突骨个性刚强,匈奴多次派人向他施压,让他屈服于匈奴,都被忽突骨拒绝。匈奴十分生气,单于就派右贤王率兵攻打车师。

车师王忽突骨见匈奴来犯,也不示弱,将周围属国的兵马全部集中到交河城,紧闭城门,凭险固守。

右贤王从蒲类发一万骑兵来攻车师,到了交河城下,见该城四处都是悬崖墙壁,城上布满了弓箭兵,城下河水环绕,无法通过。两道城门又十分坚固。右贤王骑一匹白马,身披锦风,站在河的对岸,眺望交河城,他从东到西,把整个交河城扫视一遍。回过头来,对左右说:“天然的藏兵地方,真乃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难怪车师王忽突骨态度这么坚决,不肯降服,原来他依仗的就是这个地方啊

右贤王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身高而且肥大。络腮胡,高鼻,眼睛被脸上的肥肉堆挤成一道缝。他从小就爱舞枪弄剑,性情粗野,阴险狠毒。当年讨伐月氏,就是他带头攻入月氏部落,将月氏王生擒活捉,后来,把月氏王的头割下来,放在锅里煮,用头盖骨当盛酒的器皿,献给匈奴单于。其狠毒之心可想而知。他一生有四大爱好,弓箭、好马、酒和女人。

右将军说道: “城池再坚固,也挡不住我们大匈奴的铁骑!右贤王说: “将军切莫大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轻易发动攻击。

听了右贤王的话,左右不敢再言语。右贤王带着随从离开,匈奴军队到达交河,并未立即攻城,只是在两河的对岸驻扎,双方对待着,右贤王想用此办法来困死忽突骨和他的臣民。 但是车师王忽突骨紧闭城门,凭险据守。双方就这样对待了一个月。右贤王以为忽突骨城内盐干米尽,拖不了多长时间,没想到坚持了一个月后,车师人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

右贤王没想到忽突骨态度这么坚决,交河城这么难攻,想到大兵一到,最多十天半个月就结束战斗,没想到过了一个月,交河城却没有拿下。他们带来的粮草都快用完了,如再不发动进攻。只得搬师回营。右贤王不肯就此罢休,他重新做好调整,右将军率两千人攻东门。右贤王自己率三千人攻南门,其余两个偏将各带两千人从河岸两侧架云梯分头攻击。

右贤王吩咐完,各将领命而去。

一声号炮响过,响起了牛角号声战鼓敲的震天响,匈奴兵马在号角声中,奋勇出击。一刹那间火光冲天,杀声四起。

东门, 右将军率兵杀到东门城下,城头上箭如飞蝗,纷纷射来。不多一会儿,一百多名匈奴兵便倒在了血泊中。右将军气的拉弓回击,射倒城上一个兵丁,可他自己右臂也中箭,他见不能取胜,急忙命令部队后撤。

两位偏将带着人马,分别架云梯攻城,一些云梯不是被城中兵士推倒,就是被城中士兵砸坏,死伤惨重。

右贤王亲率一路兵马攻到南门,在右贤王的督战下,士兵们冒死前往,好不容易攻破第一道门,可是第二道门更加坚固,攻进第一道门的将士,几乎全部被车师人消灭。右贤王见状,只得下令收兵。

交河城攻不下,右贤王十分着急,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天闷闷不乐。

这时,有人向他建议,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用金钱收买城中人,让车师人内讧,匈奴方可取胜。右贤王听了直点头,于是他吩咐手下,寻找可靠的人,向城内传说。说谁只要杀死车师王忽突骨,匈奴就让他接替当车师王。

右贤王还命人将此意思写成告示,用箭射入交河城中。右贤王安排完毕,就停止了攻城,一边将受伤的士兵回撤到大后方,剩余的人继续留在原地驻扎,静观城中的变化。

昆兜莫是车师国的 一个百户,他从告示中得知这个消息,心中十分激动,心想,我飞煌腾达的时机来了。大丈夫处事,应当机立断。胆小怕事,遇事畏首畏尾的人永远是干不成大事业的,对人的一生,发达的机会并不多,而且机遇往往是一瞬即逝。如果把握不好,机会就会丧失,所以,俗话说的好,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今机会来了,决不能放过。想到这里,他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展活动。

他私下里召集手下百十人,对他们说:匈奴人派大军来攻城,这座城早晚会被攻下来的。到那时,我们身家性命都难保了。如果我们听从匈奴的话,把忽突骨杀了。不仅保全了我们的性命,而且还能得到升迁,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底下的人听昆兜莫这样讲,都赞同他的意见。

大家说:百户长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

这天夜里,交河城一片沉寂。家家户户都紧闭房门,不敢出门。就连平时喜欢嘻戏的孩子们,由于战争,也改变了原先爱说爱动的习惯。

昆兜莫率领百余人闯进王宫,把忽突骨杀了,并大开城门,让匈奴兵进城。

右贤王实现自己的诺言,封昆兜莫为车师王。自此,车师国便臣服于匈奴,年年向匈奴纳贡。听命于匈奴。所以,车师也和楼兰国一样,屡屡劫扣汉使,抢掠财物,处处与汉朝作对,阻隔汉与西域各国的交往,激起汉朝的不满,所以,武帝才下决心发兵西征,教训教训那些甘愿作匈奴帮凶的少部分西域国家。为配合赵破奴、王恢的西征军,汉武帝派大将军卫青率领六将军,和十余万骑兵,再次走出定襄数百里讨伐匈奴,以牵制匈奴,汉共杀死和俘获匈奴兵一万九千余人。而汉朝也损失了两位将军和他们统领的三千多骑兵。

右将军苏建全军覆没,只身逃脱,前将军翁侯赵信出军不利,遭到匈奴的埋伏。他见匈奴团团围住自己,汉军又远离这里。无法营救,就率兵投降了匈奴。赵信本是匈奴的一个小王,后来投降了汉朝,汉朝封他为翁侯。前将军苏建率军与他的兵马合并,共三千人马,这次人马又与汉军大队人马分开行进,孤军深入,遇上了匈奴单于的军队,造成全军覆灭。苏建没有投降,拼死冲出重围,回到汉境 。

单于得到赵信,十分高兴,就封他为自次王,其地位仅次于单于。又将自己的姐姐嫁给他。赵信受到单于这样优厚的待遇,便死心塌地的跟随单于。单于问他对付汉朝的良策。赵信向单于建议:让匈奴向北迁移,越过沙漠,以此引诱汉军,使汉军长途跋涉,疲于奔命,清耗汉军的实力。待等到汉军疲惫不堪时,再出去攻击汉军。千万别到汉军边塞那里,因为汉军修筑了坚固的营垒,后边有源源不断地补给和支援,匈奴是很难获胜的。

单于听了赵信的话,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就按赵信说的办法做。

话说车师王昆兜莫听说楼兰王被汉军斩杀,楼兰王附汉,十分惊恐,急忙派人去给右贤王送信,让他速派援兵来救自己。自己也急忙调遣人马准备坚守交河城。

此时,汉武帝又派了卫青做大将军,统领六位将军,十余万大军,走出朔方,高阙共同讨伐匈奴,右贤王以为汉兵不能到来,喝醉了酒。汉兵走出塞外六七百里,夜间包围了右贤王。右贤王大惊,脱身逃跑,许多精壮骑兵也都跟着离去。汉军俘虏右贤王属下的男女一万五千人,属下的小王十余人。右贤王吃了败仗自己还没缓过气来,那里有心去救交河。

所以,昆兜莫派去求救的使者去见右贤王,右贤王未发一兵一卒。

赵破奴率军三万,浩浩荡荡杀奔车师,很快包围了交河城。此时,交河城的四周尽是汉军的营帐,营帐和营帐之间相连,绵延百里地,尤为壮观。

车师人从未见过这阵势,见汉军威武雄壮,军纪严明,心中十分害怕。

昆兜莫以为匈奴援军很快就会到来,所以向守城兵马鼓气,他对大家说:别看汉军气盛,可我们有坚固的城池,汉军也奈何我们不得。再说我已派遣使者去找右贤王,请求他派兵支援,不久,匈奴的援兵就会到达。那时,我们里外夹击,汉军必败无疑。

昆兜莫鼓动三寸不烂之舌,为属下撑腰打气。他的一席话,果然起了作用,手下左右二将听了他的话,本来信心不足,听他这样说,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加紧了巡视的步伐。

车师人初次见到汉军宏大的阵势,心中畏惧,听到昆兜莫的鼓动,心中便安定下来。认为只要匈奴援军到来,胜利是有把握的。

赵破奴安排汉军驻扎后,带着将佐,来到河岸,河岸与交河城遥相对应,宽不过百米,交河城内的动静看的一清二楚。赵破奴见交河城的位置独特,易守难攻,城内车师兵张弓拉箭,严阵以待,心中十分烦闷。

有人建议,派神箭手射杀车师兵,消耗车师人的实力。赵破奴认为这个办法不错,发令让军中所有的神箭手,都集中在四周崖岸,瞅准目标,射杀车师守兵。这些神箭手大多是匈奴的降兵,打仗前,个个都是好猎手,从小练就一身好功夫,可以百步穿杨。

这个办法果然奏效,一阵箭射过,车师兵被射杀百十个。以后,汉军天天如此,天天都有车师人阵亡,而汉军却无伤亡。

车师王昆兜莫天天见到兵士阵亡,而匈奴援兵却迟迟未见,心中也不免惊慌起来。如果匈奴援兵不来,自己将如何处置,想到这里心中不免紧张起来,但他担心,这样拖下去,外有强敌,内部如有内奸与汉军勾结,城就很容易被攻下来。他十分害怕从前的故事重演。于是加强了对王府的安全保卫工作,派自己最得力最忠心的人来守卫,以防不测。昆兜莫安排完毕,还计划再坚持三天,如果匈奴援兵不来,他就想办法突围,放弃交河。想到这里,他便策划着撤退的方案。

汉军连连消耗车师人的实力,大军围而不攻。汉军和车师相互对待。这时,车师派去匈奴求救的使者返回交河,被汉军捕获。从他的口中得知,右贤王被汉军打败,车师人无援兵。这才发动攻击。

赵破奴先让捕获的车师使者向城内喊话,展开政治攻势。车师使者在汉军的逼迫下,向城内大声说道:我奉昆兜莫王命令,去找右贤王求救兵,到了匈奴,好不容易才找到右贤王,可右贤王被汉骠骑将军霍去病打败,所以,匈奴未发一兵一卒。我劝你们,不要再抵抗了。匈奴那么强盛,都被汉军打败,何况我们呢?

城里的车师人听到这话,心中才明白自己守的是一座孤城。昆兜莫听到使者的话,又惊又怕。心想,匈奴人那么强大,尚且不是汉军的对手,我一座小小的城池,能坚持到多久。不如趁早突围,再做打算,如果晚行动,城很快就会被攻破,自己的命很快就会完蛋。他立即调遣人马,让手下左右二将,各率一千人从东门南门突围。自己率精壮人员八百,趁乱从北边用软梯攀下城崖突围。一切安排妥当。昆兜莫安排杀牛宰羊,让大家饱食一顿,养足精神,做最后的一搏。午夜时分,交河城东南两座门突然大开。车师人举着火把,呼喊着从两道门中冲出,汉军未防备车师人会来这一手,匆忙应战。混战中,双方互有伤亡。

昆兜莫在两路突击部队的掩护下,趁着夜幕的掩护,带着八百精壮之士掩旗息鼓,用软梯吊下城崖,悄悄摸向汉宫。

汉军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东南两个方向。所以昆兜莫偷袭才能成功。

另一部人马,从暗道出城,绕到汉军的背后,向汉军发动突然袭击。汉军遭到车师人的突袭,阵脚大乱。昆兜率领八百骑兵,奋力杀出一条血路,冲出汉军的包围。

昆兜莫来到汉军阵前,突然骑马冲杀,八百将士呐喊呼啸,声震如雷,汉军纷纷退却,昆兜莫突破包围,迅速向天山方向逃跑,汉军清醒过来时,昆兜莫的人马已逃走了。

赵破奴重新调拔人马,组织攻城。城内车师人见昆兜莫逃跑,再加上汉军猛攻城池,都无心应战。交河城被汉军攻破。赵破奴进入交河城,将负隅顽抗的人砍杀,投降的车师人免死。赵破奴召集车师国的臣民,对他们说:昆兜莫勾结匈奴,劫掠汉使,抢夺财物,阻断交通。我受大汉天子之命,率大军前往车师讨伐。现罪魁祸首昆兜莫已逃走。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找昆兜莫算帐的,既然他走了,我们就应该拥立新王,从今往后,车师要与匈奴断绝来往,一心向着汉朝。不然汉军的军队还会来清算的。

车师人听了赵破奴的话,心中十分高兴,因为他们早就受够了昆兜莫和匈奴的残暴统治,现在看到汉朝愿意与他们交好,哪有不顺从的。

后来,赵破奴征求车师人的意见,认为车师前国王乌贵的儿子军宿为人诚实,便准备拥立他为车师王。赵破奴上报汉武帝,汉武帝同意他的意见,军宿便当了车师王。

汉朝为了便于统治,将车师国分为前后两国,车师前国王治在交河,昆兜莫逃到匈奴后,匈奴也仍立他为车师王。为车师后王。致此,车师被分为前后两部分。一部分由汉控制,一部分归匈奴控制。

西汉王朝战胜匈奴以后,北方也出现了新的局面。边郡和内地之间,由停驿置相望于道,联系大为增加。汉朝大量的移民和戍卒,在荒凉的原野上开辟耕地,种植谷、麦、糜、棉花等作物。中原的生产工具,制作技术,水利技术,通过屯田的兵民,在边郡传播开来。从令居(今甘肃永登境)西北至酒泉,再向西至玉门关,修起了屏障河西走廊的长城,敦煌以西至盐泽(今新疆罗布泊一作盐水,当今孔雀河亭燧)。北方旧有的长城也重新进行了修缮。在今包头,呼和浩特附近的长城沿线,还设置了许多建有的内城,外城的城堡。自敦煌至辽东,乘塞列燧,吏卒众多。边塞的烽燧系统逐步完善起来。

赵破奴,王恢西征大军袭击楼兰杀楼兰王,接着又攻破车师王城交河。楼兰车师正式归汉。赵破奴因功绩卓著,被汉武帝封为浞野候。赵破奴攻下车师,车师臣属于汉,这是吐鲁番归属中原的开始。

后来,赵破奴率军两万兵马进攻匈奴右贤王,被右贤王的八万骑兵团团围困,战败被俘,十年后才和匈奴太子安国逃回汉朝。

此后五十年间,西汉和匈奴在交河先后发生过五次争夺战,史称五争车师。 

 

 

欢迎光临流韵年华网站

 

http://tlf.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天堂鸟
(2007/5/15 9:41:00)

这样打仗的文章是男人们爱看的吧,能不能写点他们的日常生活啊?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流韵年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15122275 联系人:流韵年华